央行降准释放1.5万亿流动性,以史为鉴把握股债汇走势

数汇财经
2019-01-06·记事
+ 关注

央行宣布实施降准。


央行1月4日发布消息称,决定下调金融机构存款准备金率1个百分点,其中,2019年1月15日和1月25日分别下调0.5个百分点。同时,2019年一季度到期的中期借贷便利(MLF)不再续做。此外,央行表示此次降准将释放资金约1.5万亿元。央行表示,此次降准仍属于定向调控,并非大水漫灌,稳健的货币政策取向没有改变。


2014年以来,央行已累计进行了至少9次降准操作(不含降准置换)。


释放1.5万亿元流动性 


央行1月4日发布消息称,为进一步支持实体经济发展,优化流动性结构,降低融资成本,决定下调金融机构存款准备金率1个百分点,其中,2019年1月15日和1月25日分别下调0.5个百分点。同时,2019年一季度到期的中期借贷便利(MLF)不再续做。这样安排能够基本对冲今年春节前由于现金投放造成的流动性波动,有利于金融机构继续加大对小微企业、民营企业支持力度。


当前中国经济持续健康发展,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中国人民银行将继续实施稳健的货币政策,维持松紧适度,不搞大水漫灌,注重定向调控,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保持货币信贷和社会融资规模合理增长,稳定宏观杠杆率,兼顾内外平衡,为高质量发展和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营造适宜的货币金融环境。


央行有关负责人表示,降准置换中期借贷便利,支持实体经济发展。


1、此次降准置换中期借贷便利释放多少资金?


答:此次降准将释放资金约1.5万亿元,加上即将开展的定向中期借贷便利操作和普惠金融定向降准动态考核所释放的资金,再考虑今年一季度到期的中期借贷便利不再续做的因素后,净释放长期资金约8000亿元。


2、降准是否意味着稳健货币政策取向发生改变?


答:此次降准仍属于定向调控,并非大水漫灌,稳健的货币政策取向没有改变。降准政策分两次实施,和春节前现金投放的节奏相适应,有利于银行体系流动性总量保持合理充裕,同时也兼顾了内外均衡,有助于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


3、此次降准如何支持实体经济?


答:此次降准及相关操作净释放约8000亿元长期增量资金,可以有效增加小微企业、民营企业等实体经济贷款资金来源。置换中期借贷便利每年还可直接降低相关银行付息成本约200亿元,通过银行传导有利于实体经济降成本。这些都有利于支持实体经济发展。


市场已有预期 


对于此次降准,市场已有所预期。


此前,央行1月2日公告,自2019年起将普惠金融定向降准小微企业贷款考核标准由单户授信“小于500万元”调整为“小于1000万元”,被市场认为是“预降准”。


华泰证券沈娟、郭其伟研报认为,小微企业贷款考核口径调整将扩大普惠金融定向降准覆盖范围,加大降准支持力度,定向为金融机构向小微企业融资提供更多资金支持。


报告估算,在乐观情形下,若2018年享受第一档待遇的上市银行在2019年全部可享受第二档待遇,则可释放流动性5387亿元;在保守情形下,若2018年全年新增小微贷款占比与2018年上半年保持一致,则新增享受第二档优惠的银行仅中国银行、交通银行、华夏银行、江苏银行,此时流动性释放将为1837亿元。

 

此次央行定向降准,分析师纷纷表示符合预期,还有分析师预计二季度降息。


覃汉:降准本身仅是符合预期,从4日当天市场表现来看,债券惯性高开,但在早盘股债跷跷板作用下回调;预计长端利率很难回到上一轮牛市的低点,如果后续长端利率进一步下行,建议投资者越涨越卖,组合仓位从利率向信用切换。


华泰宏观李超:央行降准符合预测,推断定向中期借贷便利操作和普惠金融定向考核约释放5000亿元,央行有望二季度降息。


平安证券魏伟:降准是预期之内,2019年降准至少是三到四次,经济数据显示经济下行压力比较大,货币政策的方向还是明确的,需要货币政策宽松,除了降准之外,市场还希望有降息政策,降低实体企业融资成本。


中泰证券李迅雷:在投放规模上,可以估算出定向降准大概投放规模在5000亿左右,难以弥补1月基础货币缺口;定向降准更倾向于引导银行贷款资金投向,而全面降准更倾向于补充银行流动性,稳定银行中长期负债。


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表示,此次降准选择了重要的时间窗口,年初和春节之前市场流动性通常会有较为明显的波动,降准有助于保持市场流动性合理充裕,提振市场全年的信心。


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温彬:预计未来每个季度仍有降准的可能,以便形成稳定的市场预期,从而营造适宜的货币信贷环境,保持市场流动性稳定。


建设银行高级研究员赵庆明:在1月全面降准符合市场预期,不过分两次实施,出乎意料,方式很新颖,节奏上更符合季节性的资金需求,因为越是临近春节,现金资金需求量越大,银行的头寸会较为紧张;分两次实施,也意在向市场表明不是大水漫灌。


华创宏观张瑜认为央行降准可对冲季节性春节流动性冲击,利于银行做全年信贷工作部署等多重利好,可谓一石多鸟。


市场资金缺口 


天风证券宋雪涛研报估算,2019年1季度流动性压力最大的时间段或在1月中下旬,1月资金缺口约3.8万亿。


具体来说,造成资金缺口的主要因素包括:春节前企业和居民对现金需求增加、1月财政存款上缴国库、地方政府债券提前发行、前期央行货币政策工具到期。


综合考虑以上4项因素,1月资金缺口约3.8万亿。其中,企业居民提现和财政存款上缴属于一过性因素,规模在2.2万亿左右;地方债券发行和货币政策工具到期属于长期性因素,规模在1.6万亿左右。


央行已进行多次降准操作 


此次降准之前,央行已有过多次定向降准操作。


2018年央行已分别进行了2次定向降准、2次降准置换,分别分布在1、4、7、10月。两次降准置换属于央行调控货币政策的一次创新,前期并未有相类似的操作。

 

东北证券李勇研报表示,结合2018年经济疲弱、严监管、去杠杆的背景,预计降准置换将成为一种央行后期调控资金面的常用手段。

 

640.webp.jpg


不计入2018年实行的两次降准置换,国务院常务会议此前已分别于2014年4月16日、2014年5月30日、2017年9月27日、2018年6月20日提出定向降准,央行在2014年4月22日、2014年6月9日、2017年9月30日、2018年6月24日宣布定向降准,对应降准执行日期分别为2014年4月25日、2014年6月16日、2018年1月25日、2018年7月5日。


统计显示,2014年以来,央行已累计进行了9次降准操作(部分实施全面降准同时进行了定向降准,同时纳入定向降准统计。不计入2018年两次降准置换)。


640.webp (1).jpg


以史为鉴,股债汇如何走? 


1、股市方面


在美股重挫的环境下,1月4日A股市场出现报复性反弹,沪指大涨2.05%,深成指大涨2.76%,创业板大涨2.52%。


虽说此次降准消息是在A股盘后发布的,但是盘中市场预期降准要来。1月4日A股的惊天逆转,不仅与降准有关也与当下A股低估值有关。统计显示,历次定向降准,对于A股市场作用不一。


Wind数据显示,2014年两次定向降准,A股市场主要指数在3个月后出现上行;2015年五次定向降准,叠加牛市效应,除了当年6月、10月指数回调外,A股市场主要指数一周、一月、三个月期间均出现明显上行。

 

值得注意的是,中信证券在最新的2019年度策略中亦提出了相似的观点,认为A股在2019年将迎来未来3-5年复兴牛的起点。


不过,申万宏源研报则认为,A股市场还是在 “熊市第四阶段”,虽然应该多一分积极心态,少一分盲目恐慌。但基本面趋势回落的周期尚未结束也是客观事实。对应的市场判断,大周期的回调未结束,2019年总体还是一个慢跌磨底年。


2、债市方面


数据显示,历次定向降准对于债市影响明显。其中,2014年4月份定向降准实施一周后,中债10年期国债到期收益率直降4.92bp,单月降幅更是达到了17.20bp。而当年6月份的定向降准,中债10年期国债到期收益率一周降幅也达3.25bp。


2015年五次降准,中债10年期国债到期收益率更是从当年3.70%的高位,一度逼近2.70%。而2018年初的定向降准,中债10年期国债到期收益率一周降幅也达到了3.69bp。


华创证券周冠南研报分析,对于债市而言,一旦“降准”窗口再次打开,短期受益于“宽货币”信号将更加明显;中长期仍然关注,由“宽货币”到“宽信用”的传导和基本面的反馈节奏。


报告判断,目前基本面环境对债市依然较为有利,后续关注政策加码对债市冲击。2019年财政政策将更加积极,降税减费等松绑企业和刺激消费的政策出台,提振企业预期,地方专项债发行等稳基建政策的执行,或将缓解经济下行压力。


国泰君安覃汉、肖成哲研报分析,随着1月中旬融资和实体数据相继公布,以及潜在的降准靴子落地,债市存在利好出尽的可能。在逼近底线的下行压力之下,投资者又会开始预期对冲政策进一步加码。


从交易的层面,牛市后期波动性容易加大,如果行情空间想象力有限,即便是在年初出现一波流行情,也只不过是透支了未来的行情空间。2019年才刚刚开始,未来存在极大的不确定性,长端利率快速进入底部区间后,除非即将出现危机,否则大概率需要通过调整来完成时间向空间的切换。


3、汇市方面


2014年以来,央行至少有4次降准过后,在岸人民币兑美元出现了上涨情况。不过总体来看,定向降准对于汇市影响并不明显。


640.webp (2).jpg

 

周五(1月4日),在岸人民币兑美元16:30收盘报6.8645,较上一交易日涨76个基点,当周累计上涨13个基点。人民币兑美元中间价调升45个基点,报6.8586,当周累计调升46个基点。


数据显示,在岸人民币兑美元2018年累计下跌3538个基点,且全年振幅达7261个基点,创下1994年汇率并轨以来最大纪录。


外管局此前发布数据显示,2018年三季度,我国经常账户顺差1581亿元,资本和金融账户顺差1143亿元,其中,非储备性质的金融账户顺差952亿元,储备资产减少203亿元。


外管局表示,未来全球经济形势面临诸多不确定因素,外汇局将继续密切监测外债形势变化,防范跨境资金流动风险,维护国家经济金融安全。


兴业研究认为,美中国债收益率差收窄,缓解短期内人民币汇率压力。展望后市,中美仍处于90日谈判期内,利于汇率稳定。


0

最新评论

发表评论 抢占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