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银行明天断直连!全面断直连、备付金上缴——谈谈江河日下的支付牌照

FigureFinance
2018-12-21·百科
+ 关注

12月20日,也就是明天,“断直连”大军又将新添一员猛将——中国银行。

2018年12月13日,中国银行发布断直连业务公告,宣布将于2018年12月20日关闭原直连业务模式下与第三方支付机构的合作通道,关闭的范围包括:协议支付、网关支付以及代收代付业务。 

作为四大国有银行之一,中国银行彻底完成断直连,无疑代表着断直连工作又向前迈进了一大步,也昭示着“第三方支付直连银行”的模式走到了尽头,“统一清算”的新格局即将到来。

"断直连"进展

接下来,我就给大家捋一下从“官宣”断直连,到如今的进展状况:

2017年8月4日,央行下发《关于将非银行支付机构网络支付业务由直连模式迁移至网联平台处理的通知》,拉开了“断直连”大幕,“网联”横空出世,成为继银联之后的又一清算大户,该文件中明确表述“自2018年6月30日起,支付机构受理的涉及银行账户的网络支付业务全部通过网联平台处理。”,即断直连的deadline是6月30日。

不过,由于各支付机构积极性不高,断直连本身技术层面以及人员安排上仍需完善等原因,断直连被延期,虽说是延期了,但是各大银行也依旧在有条不紊地继续断直连相关工作。

2018年7月,中信银行率先完成断直连工作,中信公告显示,中信于2018年7月31日关闭直连模式的快捷支付接口,是业内首家完成快捷支付全量业务迁移工作的银行;

2018年9月4日中国邮储银行也发布《告知函》,表示将于2018年9月30日关闭原有“直连”模式快捷支付系统接口;

2018年9月21日光大银行发布公告表示已完成了快捷支付“断直连”工作,并定于2018年9月29日全面完成网关支付“断直连”工作;

2018年11月19日交通银行发布断直连业务公告,宣布将于2018年11月30日关闭原直联业务模式下与持牌第三方支付机构的合作通道;

2018年12月7日平安银行发布公告称,该行已完成与具备合法资质清算机构的业务和系统对接,并完成了协议支付的全部迁移工作,将根据监管机构和网联、银联的整体安排和要求,及时全面完成“断直连”各项工作;

2018年12月13日中国银行发布断直连业务公告,宣布将于2018年12月20日关闭原直连业务模式下与第三方支付机构的合作通道。

也就是说,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已有6家银行发布公告完成断直连,虽然发布公告的银行数量有限,但据一家商业银行内部人士透露,“接下来多数银行预计会加速跟进,我们银行应该会在1月或2月发布相关公告。预测最迟到明年6月底整个行业就应该完成‘断直连’了。”,留给支付机构的自由时间,已然进入了倒计时阶段。

断直连的“大义”与“私心”

断直连,就是从原本的“支付宝/微信等银行服务商——收单机构/商户”流程,转变为“支付宝/微信——银联/网联——收单机构/商户”的流程,每一笔交易都要经过网联,网联成为新的官方资金清算服务提供机构,这样央妈可以更好地掌控金融市场,监控资金流向。

自从各大第三方支付机构与多家商业银行建立合作,具备“跨行支付”的能力之后,央妈就失去了对这些资金的掌控能力,而伴随着移动支付在日常生活中的占比越来越高,越来越多的资金逃过了央妈的眼睛,这让不法分子大规模洗钱、交易、套现等行为变得更容易,让网络诈骗更猖獗,也给金融监管、货币政策调节、金融数据分析等各项金融工作的开展带来了阻碍。

所以说,从大局的角度来讲,第三方支付发展到了这样的程度,国家介入其中,对其中的巨量资金进行更全面的管控,这是一种必然的结果。毕竟想让第三方支付公司不计成本地反洗钱,管控境内外资金流动,怎么看都不大可能。

不过,除了这监管上的“大义”来说,央妈此举或许也不乏对“亲儿子(商业银行)”的私心。民间移动支付大行其道之后,银联也几次努力,想参与其中,然而效果却不是很理想。网联成立之后,各大支付平台的数据都将与网联共享,各个银行可以第一时间掌握第三方支付机构的动作,从客场变成了主场作战,真正的“知己知彼”,天然地占据了强势地位,对银联发展很有助益。

备付金上缴

除了断直连以外,备付金也上缴也是最近讨论的热门。

备付金就是指客户在第三方支付机构那里留存的预付款项,比如说你在淘宝买东西,在你确认收货之前钱并不会付给商家而是保存在备付金账户里,想想淘宝每日的销量就可以知道这绝对是一笔“巨款”了。学过金融的都知道,资金是有时间价值的,这样巨额的资金自然会被银行争抢,支付机构也可以与银行谈判,选择“出价”较高的银行,一般年化收益可以达到3-4%,对于第三方支付机构来说,这是一笔非常大的无风险收益。

然而,这样轻松的赚钱方式即将成为历史了。此前,央行先后出台了《关于支付机构客户备付金全部集中交存有关事宜的通知》和《支付机构客户备付金存管办法》,明确规定了在2019年1月14日后,支付机构的客户备付金将由央行100%集中存管。

12月初,央妈下发了特急文件《关于支付机构撤销人民币客户备付金账户有关工作的通知》,规定支付机构应于2019年1月14日前撤销人民币客户备付金账户。

也就是说,到了1月14日,第三方支付就不再可以利用用户的备付金赚钱了。

央妈此举目的在于方便统一监管,预防流动性风险,防止资金挪用等等,但是这对于第三方支付机构来说,无疑是一个重大的打击,对一些主要依靠备付金来盈利的机构,可能直接就转盈为亏,甚至面临倒闭的下场。

与此同时,统一监管之后,支付机构失去了这一块利益,也失去了与商业银行之间讨价还价的资本和定制自己的个性化服务的自由,很显然,全面上缴之后随之而来的将是标准化的系统和流程,支付机构不再能通过原来跟商业银行共建的定制化系统来提升服务和产品竞争力。甚至在没了这部分利息收入之后,第三方支付会不会降低服务质量或者考虑向用户收取服务费都未可知。

此外,一些支付红利,比如信用卡还款和转账手续费问题,这在之前是因为支付机构拥有与银行议价的能力,所以可以降低这一块服务成本,同时备付金的利息又足以覆盖剩余成本,这块利润消失之后,相关服务是否会有变化也是不确定的事情。

江河日下的支付牌照

第三方支付背后的数据和流量,曾经令整个行业垂涎,支付牌照作为开展第三方支付业务的必需品,尤其是在20168月监管表示“原则上,在一段时间内将不再发放新的牌照”之后,已有的支付牌照成为了资本竞相追逐的宠儿,市场上甚至出现了高达三十多亿的收购价格。

然而,在断直连,备付金上缴等种种监管政策出台之后,支付牌照的价值已经飞速下滑,《证券日报》的一篇报道指出,第三方支付牌照的成交价已经从之前的8-10亿元下降到3-4亿元,而且出现了“有价无市”的情况。

想想也是,以后的持牌支付机构,既不能管理用户资金,也不能提供定制化的服务,还要面对持续增长的合规成本和客诉压力,支付牌照从红利的象征转而倾向了麻烦的象征,价格自然也就不会高了。

当然,对于那些真正有业务需求的机构来说,支付牌照还是具备价值的,但是像是小米、恒大、美的、美团点评、唯品会、国美等互联网巨头都通过并购获得了第三方支付牌照,市场对于支付牌照的需求也已大大减少,供大于求+监管收紧红利消失,支付牌照的身价自然下跌,恐是难以翻身。

难以把握的微妙平衡

第三方支付行业发展到如今,正处在被国家“收编”为“正规军”的时期,对此,一些大型的机构早有心理准备,就像马云所说,打败支付宝的不一定是技术,而可能仅仅是一纸文件,一张A4纸就足够,马云也准备着随时将支付宝上交国家。而一些中小型机构,可能就在这一次收编当中湮灭了。

事实上,不仅仅是第三方支付机构,很多金融创新的成败与否,都要看国家的政策,第三方支付断直连已经极大的影响了外汇行业,哪天外汇行业也出台了具体的相关监管政策,可能也意味着一场终结,与另一个开始。

不过,严格的监管条例在让国家和人民的财产更安全,让金融系统更稳定的同时,也扼杀了一些企业的创新能力它们当中或许有浑水摸鱼的,更有很多是勤勤恳恳做业务的,在这种环境之下,这些企业的生存显得尤为艰难。

创新是有风险的,尤其是金融创新。第三方支付尚且算是“温和的变革”,更多的金融创新可能直接被判了死刑。我们需要金融创新,我们也同样需要安全和稳定,而在这两个一定程度上的对立面之间追求一个微妙的平衡,这一直都是道难解的题。监管金融创新就像养育一个孩子长大,过分严厉或溺爱都不会有好结果,个中辛酸,或许只有孩子父母才真的懂得。

0

最新评论

发表评论 抢占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