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全总结!火速围观那些年被暴打的人民币空头

FigureFinance · 2018-11-12 · 研报

疑似“软柿子”的亚洲货币总在撩拨着国际炒家们不安分的灵魂,“做空人民币”也是他们跃跃欲试的挑战题,近几年,唱空人民币的呼声时不时响起,尤其是近期的贸易战,更是给了空头们“新的希望”。

然而,历史上的多次交手,只是反复展示了央行打击人民币空头的决心和手段而已。

今天,我们就来围观一下,那些年被打爆了的人民币空头们。


如何做空人民币


“做空”就是指预计某一种资产要跌了,就通过多种手法卖高买低,从市场下跌当中获利。比如说买入看跌合约、借入对应资产卖出然后再在暴跌时低价买入赚取差价、购买相关衍生品等等。

国际上的空头炒家们有时会盯上某一个国家,通过股市、债市、汇市多方操作,看准一国经济政策的失误,有了套利空间,就群起攻击,当年索罗斯狙击东南亚、做空英镑就是这个手法。

由于在岸人民币是统一的银行间市场交易,离岸人民币则可以通过电子平台很容易地进行交易,所以空头们以做空离岸人民币为主。离岸做空是在贬值预期下,在离岸市场借入人民币后购汇(也就是将借来的人民币卖出,抛售,拉低价格),再通过远期等方式在未来结汇偿还,投资者可通过离岸市场的外汇即期、远期、掉期和期权等产品进行交易。在香港离岸市场,一种做空人民币的方式是通过短端掉期融入人民币再进行做空交易,推高掉期点利率,导致隐含的离岸资金价格走高,贬值预期越强,做空的动力也就越强。

而当离岸与在岸人民币汇率相差较大时,跨境套利就会活跃起来。因为在岸人民币的汇率较高,市场会通过人民币的跨境结汇、购汇和资金跨境流动等,获得无风险收益。也就是说,离岸的人民币比在岸的便宜的时候,企业和投资者都倾向于离岸购入,在岸卖出,这样会间接通过做空离岸人民币拉低在岸人民币价格。


谁在做空人民币?


国际上,空头们被称为是“金融秃鹫”,他们被视为“死亡的死者”,他们唱空、卖空一个个企业甚至国家,“秃鹫”这个称号代表了千万人的愤恨和惧怕。

1026日,央行喊话人民币空头,“几年之前我们都交过手,彼此也非常熟悉,我想我们应该都记忆犹新。”这是威慑,更是提醒空头们不要忘记彼此的交锋。

事实上,在过去几年,尤其是2015年“8.11”汇改之后,国际空头袭击人民币的戏码就频繁上演,众多投资者,尤其是大量美国对冲基金公司,都看空中国经济,押注人民币空头,做空人民币一度成为一种流行,甚至有人说“我看不出有谁不在这么做”。

然而,多次的交手只能反复证明作为对手,中国政府比许多交易员预期的要更加强大。

Mark Hart——对冲基金公司Corriente Advisors创始人曾在美国成功预测过美国次贷危机和欧洲债务危机。

他从2009年开始建立人民币空仓,一年过去,两年过去,三年过去,四年过去,他只能看到人民币汇率不断朝着他的预期反向移动。到2012年年底,人民币依然处于上涨趋势,从他开始下注起已经上涨了快10%,在经过了11年之后,Hart关闭了他的主要对冲基金,并将钱退换给了客户。

然而,2014年人民币走弱让Hart忍不住卷土重来,2015Hart决定用另一种方法来继续做空人民币,并且募资5000万美元,随后还有一众对冲基金大佬加入空头行列。然而16年初,中国央行出手提振人民币汇率,空头们再次被打得遍体鳞伤。2017年人民币一路上涨,Hart不得不再次清空了他第二只做空人民币的基金,据彭博社当时估算,Mark Hart 2017年的投资损失约在2.4亿-2.5亿美元之间,约合人民币16.1亿元。

 

Kyle Bass——对冲基金Hayman Capital Management创始人Kyle Bass,金融危机时因做空美国房地产一战成名。

Kyle Bass,他是Hart的好友,与Hart相同,他也长期看空中国经济并做空人民币。然而,2017年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全年升值幅度超过6.3%,不仅终结连续3年的贬值趋势,更是创下2008那年金融危机以来最大年度升幅。

这一年,Bass旗下的基金去年惨亏19%,这是该基金自2006年成立以来最差表现,与他致力于做空人民币的积极表现不可分割。根据S3 Partners分析机构的数据,国际上的人民币空头在2017年损失了约350亿美元。

Jim Chanos——他是闻名世界的对冲基金经理人、全球最大空头基金公司Kynikos Associates总裁,曾经准确预见美国天然气交易巨头安然公司垮台押注卖空,发了大财。

“中国的房地产泡沫比迪拜严重1000倍以上”、“中国的银行系统极度脆弱,是建立在流沙之上”、“中国房地产相关产值占GDP50%”“中国的阿里巴巴涉嫌数据造假”。

他曾宣称,做空中国经济是“我们最好的做空买卖之一”。投资大师罗杰斯曾嘲笑他,一个十年前连“China”都拼不对的人现在居然对中国发出预测,这是极为可笑之事。

CNBC年初报道,Chanos表示已经将他投资组合中做空中国企业的头寸比例从25%减少到5%,不再做空阿里巴巴和中国。CNBC同时还说,Chanos为了做空中国经济,损失超百亿美元。


打退空头的组合拳


这些曾经战绩辉煌的“金融大鳄”们,到底为什么纷纷在中国这块土地上“折戟”呢?其中的原因当然与中国稳定的经济发展和充足的外汇储备分不开,与此同时,央行的精准判断和雷霆手段更起到了十分重要的作用。

接下来,我们就来看看那些年,央行击退空头的“组合拳”。

防患未然——从几次交锋的事后回顾中不难发现,央行时刻注意着人民币相关的动向,早在空头行动之前,就会预先做好准备,采用多种措施放缓资本外流速度。比如暂停银行跨境人民币购售业务、冻结对外投资额度、限制海外借记卡交易等等。

随时备战——央行可以通过在外汇市场买入人民币,抛售美元,拉升汇率,减小汇差,减轻贬值压力。上海一家银行的一名外汇交易员说,中国央行“每天都在市场里”,利用其代理银行,通常是中国最大的几家商业银行,购买人民币并出售美元来削减人民币贬值压力。

釜底抽薪——央行还收紧离岸市场人民币流动性,抬高离岸人民币拆借利率,来增加了空头的成本,逼退空头。比如2016118日,央行发布的《中国人民银行关于境外人民币业务参加行在境内代理行存放执行正常存款准备金率的通知》,意味着境外经营人民币业务的金融机构也需要存款准备金。据当时估算,约有2000多亿元的离岸人民币被上缴。

鼓舞士气——在人民币汇率不稳定,有贬值趋势的时候,央行会通过“隔空喊话”来释放信号,安抚恐慌情绪,提振市场信心。最近的著名的喊话就是央行副行长的“几年前交过手,应该都记忆犹新”,喊话过后,人民币兑美元就迎来了一波急涨。在这之前,央行也曾经几次在人民币汇率低迷的时候喊话,喊话的内容,强硬程度不尽相同,但是无疑都是动荡市场的“强心剂”。

协同作战——在对抗空头的路上,央行并非孤军奋战,还曾经联合G20国家,协同面对压力。20162月底G20央行行长与财长会议举行后,各国央行似乎达成某种默契,欧洲、日本央行默许本国货币升值(即不再竞争性贬值),缓解美元大幅升值压力。

央票出海,做空人民币难上加难——最近,对付人民币空头,央行又祭出一发“大招”,就是离岸央票,央票的发行会对离岸市场的流动性造成一定程度的紧缩作用,在某种程度上可以对市场造成“加息”效应。国际空头一般是通过融资途径做空人民币,一旦离岸市场出现较为明显的人民币空头情绪,发行央票可以提高离岸人民币市场的利率水平,以提高做空人民币的成本,抑制人民币空头。


小结


中国政府是人民币最坚定的“多头”,空头炒家们的交易行为与实体经济需求无关,不代表真正的市场供求,只会导致人民币汇率异常波动,向市场发出错误的价格信号。央行时刻都有准备有这些空头们作斗争,资本管制也决定了他们无法取得做空人民币所需的庞大人民币资金。央行始终有信心,也确实有能力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

人民币破7”也许会有可能,但空头们永远盼不来自己期望的“大幅贬值”,就像是那名另类投资主管希勒米·云韦尔说:“跟一个巨大的经济体以及能把你踢出局的决策者作对值得吗?不值得。”,人民币空头还是早早放弃,止损为好。


(0)
FigureFinance
  • 0
  • 打开微信"扫一扫",

    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

    右上角"分享"按钮

立即评论

请先 登录
立即评论

推荐公司

国投金服
澳大利亚激石
MARKETS.COMCN
环球通金融(香港)有限公司
香港国泰金业有限公司
FXCM
FXNET
为卖思
大家好
噜啦啦

最全总结!火速围观那些年被暴打的人民币空头

FigureFinance · 2018-11-12 · 研报

疑似“软柿子”的亚洲货币总在撩拨着国际炒家们不安分的灵魂,“做空人民币”也是他们跃跃欲试的挑战题,近几年,唱空人民币的呼声时不时响起,尤其是近期的贸易战,更是给了空头们“新的希望”。

然而,历史上的多次交手,只是反复展示了央行打击人民币空头的决心和手段而已。

今天,我们就来围观一下,那些年被打爆了的人民币空头们。


如何做空人民币


“做空”就是指预计某一种资产要跌了,就通过多种手法卖高买低,从市场下跌当中获利。比如说买入看跌合约、借入对应资产卖出然后再在暴跌时低价买入赚取差价、购买相关衍生品等等。

国际上的空头炒家们有时会盯上某一个国家,通过股市、债市、汇市多方操作,看准一国经济政策的失误,有了套利空间,就群起攻击,当年索罗斯狙击东南亚、做空英镑就是这个手法。

由于在岸人民币是统一的银行间市场交易,离岸人民币则可以通过电子平台很容易地进行交易,所以空头们以做空离岸人民币为主。离岸做空是在贬值预期下,在离岸市场借入人民币后购汇(也就是将借来的人民币卖出,抛售,拉低价格),再通过远期等方式在未来结汇偿还,投资者可通过离岸市场的外汇即期、远期、掉期和期权等产品进行交易。在香港离岸市场,一种做空人民币的方式是通过短端掉期融入人民币再进行做空交易,推高掉期点利率,导致隐含的离岸资金价格走高,贬值预期越强,做空的动力也就越强。

而当离岸与在岸人民币汇率相差较大时,跨境套利就会活跃起来。因为在岸人民币的汇率较高,市场会通过人民币的跨境结汇、购汇和资金跨境流动等,获得无风险收益。也就是说,离岸的人民币比在岸的便宜的时候,企业和投资者都倾向于离岸购入,在岸卖出,这样会间接通过做空离岸人民币拉低在岸人民币价格。


谁在做空人民币?


国际上,空头们被称为是“金融秃鹫”,他们被视为“死亡的死者”,他们唱空、卖空一个个企业甚至国家,“秃鹫”这个称号代表了千万人的愤恨和惧怕。

1026日,央行喊话人民币空头,“几年之前我们都交过手,彼此也非常熟悉,我想我们应该都记忆犹新。”这是威慑,更是提醒空头们不要忘记彼此的交锋。

事实上,在过去几年,尤其是2015年“8.11”汇改之后,国际空头袭击人民币的戏码就频繁上演,众多投资者,尤其是大量美国对冲基金公司,都看空中国经济,押注人民币空头,做空人民币一度成为一种流行,甚至有人说“我看不出有谁不在这么做”。

然而,多次的交手只能反复证明作为对手,中国政府比许多交易员预期的要更加强大。

Mark Hart——对冲基金公司Corriente Advisors创始人曾在美国成功预测过美国次贷危机和欧洲债务危机。

他从2009年开始建立人民币空仓,一年过去,两年过去,三年过去,四年过去,他只能看到人民币汇率不断朝着他的预期反向移动。到2012年年底,人民币依然处于上涨趋势,从他开始下注起已经上涨了快10%,在经过了11年之后,Hart关闭了他的主要对冲基金,并将钱退换给了客户。

然而,2014年人民币走弱让Hart忍不住卷土重来,2015Hart决定用另一种方法来继续做空人民币,并且募资5000万美元,随后还有一众对冲基金大佬加入空头行列。然而16年初,中国央行出手提振人民币汇率,空头们再次被打得遍体鳞伤。2017年人民币一路上涨,Hart不得不再次清空了他第二只做空人民币的基金,据彭博社当时估算,Mark Hart 2017年的投资损失约在2.4亿-2.5亿美元之间,约合人民币16.1亿元。

 

Kyle Bass——对冲基金Hayman Capital Management创始人Kyle Bass,金融危机时因做空美国房地产一战成名。

Kyle Bass,他是Hart的好友,与Hart相同,他也长期看空中国经济并做空人民币。然而,2017年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全年升值幅度超过6.3%,不仅终结连续3年的贬值趋势,更是创下2008那年金融危机以来最大年度升幅。

这一年,Bass旗下的基金去年惨亏19%,这是该基金自2006年成立以来最差表现,与他致力于做空人民币的积极表现不可分割。根据S3 Partners分析机构的数据,国际上的人民币空头在2017年损失了约350亿美元。

Jim Chanos——他是闻名世界的对冲基金经理人、全球最大空头基金公司Kynikos Associates总裁,曾经准确预见美国天然气交易巨头安然公司垮台押注卖空,发了大财。

“中国的房地产泡沫比迪拜严重1000倍以上”、“中国的银行系统极度脆弱,是建立在流沙之上”、“中国房地产相关产值占GDP50%”“中国的阿里巴巴涉嫌数据造假”。

他曾宣称,做空中国经济是“我们最好的做空买卖之一”。投资大师罗杰斯曾嘲笑他,一个十年前连“China”都拼不对的人现在居然对中国发出预测,这是极为可笑之事。

CNBC年初报道,Chanos表示已经将他投资组合中做空中国企业的头寸比例从25%减少到5%,不再做空阿里巴巴和中国。CNBC同时还说,Chanos为了做空中国经济,损失超百亿美元。


打退空头的组合拳


这些曾经战绩辉煌的“金融大鳄”们,到底为什么纷纷在中国这块土地上“折戟”呢?其中的原因当然与中国稳定的经济发展和充足的外汇储备分不开,与此同时,央行的精准判断和雷霆手段更起到了十分重要的作用。

接下来,我们就来看看那些年,央行击退空头的“组合拳”。

防患未然——从几次交锋的事后回顾中不难发现,央行时刻注意着人民币相关的动向,早在空头行动之前,就会预先做好准备,采用多种措施放缓资本外流速度。比如暂停银行跨境人民币购售业务、冻结对外投资额度、限制海外借记卡交易等等。

随时备战——央行可以通过在外汇市场买入人民币,抛售美元,拉升汇率,减小汇差,减轻贬值压力。上海一家银行的一名外汇交易员说,中国央行“每天都在市场里”,利用其代理银行,通常是中国最大的几家商业银行,购买人民币并出售美元来削减人民币贬值压力。

釜底抽薪——央行还收紧离岸市场人民币流动性,抬高离岸人民币拆借利率,来增加了空头的成本,逼退空头。比如2016118日,央行发布的《中国人民银行关于境外人民币业务参加行在境内代理行存放执行正常存款准备金率的通知》,意味着境外经营人民币业务的金融机构也需要存款准备金。据当时估算,约有2000多亿元的离岸人民币被上缴。

鼓舞士气——在人民币汇率不稳定,有贬值趋势的时候,央行会通过“隔空喊话”来释放信号,安抚恐慌情绪,提振市场信心。最近的著名的喊话就是央行副行长的“几年前交过手,应该都记忆犹新”,喊话过后,人民币兑美元就迎来了一波急涨。在这之前,央行也曾经几次在人民币汇率低迷的时候喊话,喊话的内容,强硬程度不尽相同,但是无疑都是动荡市场的“强心剂”。

协同作战——在对抗空头的路上,央行并非孤军奋战,还曾经联合G20国家,协同面对压力。20162月底G20央行行长与财长会议举行后,各国央行似乎达成某种默契,欧洲、日本央行默许本国货币升值(即不再竞争性贬值),缓解美元大幅升值压力。

央票出海,做空人民币难上加难——最近,对付人民币空头,央行又祭出一发“大招”,就是离岸央票,央票的发行会对离岸市场的流动性造成一定程度的紧缩作用,在某种程度上可以对市场造成“加息”效应。国际空头一般是通过融资途径做空人民币,一旦离岸市场出现较为明显的人民币空头情绪,发行央票可以提高离岸人民币市场的利率水平,以提高做空人民币的成本,抑制人民币空头。


小结


中国政府是人民币最坚定的“多头”,空头炒家们的交易行为与实体经济需求无关,不代表真正的市场供求,只会导致人民币汇率异常波动,向市场发出错误的价格信号。央行时刻都有准备有这些空头们作斗争,资本管制也决定了他们无法取得做空人民币所需的庞大人民币资金。央行始终有信心,也确实有能力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

人民币破7”也许会有可能,但空头们永远盼不来自己期望的“大幅贬值”,就像是那名另类投资主管希勒米·云韦尔说:“跟一个巨大的经济体以及能把你踢出局的决策者作对值得吗?不值得。”,人民币空头还是早早放弃,止损为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