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征信业“一退一引” 巧合还是变革“序章”?

金融科技大讲堂 · 2018-11-08 · 研报

微信图片_20181108201219.jpg

近期,国内多家企业“主动申请”注销“企业征信业务经营备案”,放弃企业征信业务。而作为美国三大征信巨头之一的益博睿,其旗下益博睿征信(北京)有限公司(下称“益博睿北京”)却获得央行企业征信业务经营备案,成为继上海华夏邓白氏商业信息咨询有限公司(下称“华夏邓白氏”)之后第二家获得征信备案的外资企业。


“一退一引”是巧合,还是行业变革的“序章”?国内征信业该如何借鉴国际征信巨头的发展之道?


退


10月9日,央行营业管理部发布公告称,瑞思科雷征信有限公司(下称“瑞思科雷征信”)因业务调整主动申请注销企业征信业务经营备案,央行营管部根据《征信业管理条例》、《企业征信机构备案管理办法》等相关规定,注销了该公司的企业征信业务经营备案。


不久前,网信征信有限公司、厚普征信有限公司、独角兽信用管理(北京)有限公司也主动申请了注销,并在8月28日同一天被公示。


《国际金融报》记者依据公开资料统计,2018年以来,已有13家企业被央行注销“企业征信业务经营备案”,而原因多为“主动申请”。


更早之前,中原征信有限公司、望洲征信服务有限公司、华夏信融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及博昌征信有限公司则因“连续六个月以上未实质开展征信相关业务”而被央行注销了经营备案。


亿欧智库分析师薄纯敏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近期多家企业主动申请注销备案其实有两方面原因:


一方面是,2018年国内征信业监管整体趋严,央行注销了十几家企业征信牌照,有部分公司其实之前就存在失信情况,但没有被移出,可能也是综合考虑各种因素避免被央行强制注销而主动申请;


另一方面是,许多有征信牌照的企业,现在打的是个人风控的标签,可能也是想弱化企业征信标签。


实际上,最近申请注销备案的瑞思科雷征信就存在“失信污点”。天眼查信息显示,瑞思科雷征信法定代表人原旭霖,同时是网贷平台九斗鱼实际控制人,持股比例为63.83%,此前九斗鱼宣告原旭霖已“失联”、“跑路”。


工商信息显示,瑞思科雷征信于2014年9月16日成立,注册资本6000万元。由耀盛投资管理集团有限公司(下称“耀盛投资”)持股50%,北京耀汉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下称“耀汉网络”)持股33.33%,法人原旭霖持股16.67%。其中,原旭霖持股耀盛投资91.33%,持股耀汉网络41.25%。


而九斗鱼运营主体星果时代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下称“星果时代”)由耀盛投资、北京汉泰基金管理中心(有限合伙)、郭鹏、原旭霖共同持股,原旭霖为九斗鱼实际控制人。


7月23日,九斗鱼官网发布公告称,实控人原旭霖失联,不过后续删除了该则消息。7月26日,九斗鱼再次发布公告称九斗鱼“跑路事件”是大股东原旭霖和柳慧军的个人行为,星果时代法人代表郭鹏以及其余高管和员工对于原旭霖和柳慧军二人的“跑路”行为事先并不知情。


此后的8月底,原旭霖通过九斗鱼官网发声。9月2日,九斗鱼发布《关于平台兑付方案的公告》。公安部非法集资案件投资人信息登记平台披露的信息显示,公安机关正在办理星果时代 (即“九斗鱼”)涉嫌非法集资犯罪案件,该案涉及投资人多、地域广泛、数据量巨大。



国内企业“主动申请”退出企业征信业的另一面,不少外资却对此望眼欲穿,并在近期获得央行企业征信备案。


9月27日,央行营业管理部正式发布公告,宣告完成对益博睿北京的企业征信业务经营备案。事实上,早在今年5月,益博睿北京就向央行营业管理部递交了在中国境内开展企业征信业务的备案申请,并于6月27日公示。


不过,央行营管部同时表示,完成备案办理不视为对企业征信机构数据质量、业务水平、内控和风险管理能力、IT技术实力、业务合规等方面的认可或保证。


资料显示,益博睿是美国三大征信巨头之一,益博睿自2005年开始在中国发展,在大中华区主营企业征信、决策分析、反欺诈和身份认证,以及数据质量和精准营销四大业务,融合国际金融风控和大数据经验,帮助客户做出最优决策。


益博睿北京成立于2012年12月12日,注册资本和实缴资本均为1246万元,企业类型为外商投资企业法人独资。天眼查显示,益博睿征信(北京)为益百利香港控股有限公司100%控股的子公司。


需要指出的是,益博睿北京是继2017年10月9日央行上海总部对华夏邓白氏完成企业征信备案之后,第二家获得企业征信备案的外资征信机构。


资料显示,邓白氏是1933年由邓氏公司和白氏公司合并而成,合并后的邓白氏几乎垄断了整个美国商业信用市场。2017年7月初,央行上海总部公布《关于对上海华夏邓白氏商业信息咨询有限公司企业征信机构备案的公示》,美资公司邓白氏持有上海华夏邓白氏51%股份,开启了外资进入中国征信行业的先河。


出路


其实,早在2013年,中国就颁布了《征信业管理条例》。目前已经形成以中国人民银行的公共信用信息征集系统为主、市场化征信机构为辅的多元化格局。


2018年2月22日,在央行监督指导下,由芝麻信用、腾讯征信、前海征信、考拉征信、鹏元征信、中诚信征信、中智诚征信、华道征信8家市场机构与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共同发起组建的市场化个人征信机构——百行征信,获得第一张个人征信牌照。


有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9月28日,由中国人民银行授权备案的企业征信机构共有122家,相较于高峰期备案企业137家,已有15家企业注销企业征信业务备案。


由此可见,国内征信业起步早,但一直在缓慢发展。亿欧智库指出,相比国外,国内的市场化个人征信业才刚刚开始发展,规范化程度偏低,企业征信也面临着非标化导致的发展缓慢问题。


算话征信CEO蒋庆军认为,导致国内征信业发展缓慢的因素可以归纳为:征信机构的公信力不足、独立性有待明确、对业务公平性尚存顾虑和征信机构的数据处理能力无法明确四个方面。


另外,国外个人征信机构巨头益博睿和企业征信巨头邓白氏都纷纷在中国建立业务部门,并且相继拿到了企业征信牌照。有分析人士称,国际巨头企图利用自身成熟的商业模式和产品服务“吞噬”中国市场,中国企业的征信业务发展将面临更大挑战。


对此,亿欧智库认为,取得牌照的征信公司依托备案赋予的能力能发展到什么规模,最终取决于央行的开放程度。未来征信行业发展难免会步美国征信企业发展的后尘,出现数据同质化、产品同质化等问题。


因此,亿欧智库表示,不管是企业征信还是个人征信,牌照不会成为限制企业发展的条件,反之利用最基础的数据和算法,建立符合商业应用环境与政策要求的模型和系统,或者类似邓白氏,基于数据征信服务衍生其他配套产品服务,才是未来企业竞争的决定性因素。“收购兼并不适用于所有企业,技术才是企业商业模式能否实现和获利的决定性因素,甚至成为企业壁垒。国内关于征信的监管条例并不完善,国内的征信企业在初期探索时可以专注于某几个场景,将有限的资源利用到特定的市场中,以减少不必要的损失”。

(0)
金融科技大讲堂
  • 1
  • 打开微信"扫一扫",

    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

    右上角"分享"按钮

立即评论

请先 登录
立即评论
  • 蓝蓝色 · 2018-11-09 10:04:42
    +0 回复
    写的不错
    回复成功
    回复失败

推荐公司

国投金服
澳大利亚激石
MARKETS.COMCN
环球通金融(香港)有限公司
香港国泰金业有限公司
FXCM
FXNET
为卖思
大家好
噜啦啦

国内征信业“一退一引” 巧合还是变革“序章”?

金融科技大讲堂 · 2018-11-08 · 研报

微信图片_20181108201219.jpg

近期,国内多家企业“主动申请”注销“企业征信业务经营备案”,放弃企业征信业务。而作为美国三大征信巨头之一的益博睿,其旗下益博睿征信(北京)有限公司(下称“益博睿北京”)却获得央行企业征信业务经营备案,成为继上海华夏邓白氏商业信息咨询有限公司(下称“华夏邓白氏”)之后第二家获得征信备案的外资企业。


“一退一引”是巧合,还是行业变革的“序章”?国内征信业该如何借鉴国际征信巨头的发展之道?


退


10月9日,央行营业管理部发布公告称,瑞思科雷征信有限公司(下称“瑞思科雷征信”)因业务调整主动申请注销企业征信业务经营备案,央行营管部根据《征信业管理条例》、《企业征信机构备案管理办法》等相关规定,注销了该公司的企业征信业务经营备案。


不久前,网信征信有限公司、厚普征信有限公司、独角兽信用管理(北京)有限公司也主动申请了注销,并在8月28日同一天被公示。


《国际金融报》记者依据公开资料统计,2018年以来,已有13家企业被央行注销“企业征信业务经营备案”,而原因多为“主动申请”。


更早之前,中原征信有限公司、望洲征信服务有限公司、华夏信融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及博昌征信有限公司则因“连续六个月以上未实质开展征信相关业务”而被央行注销了经营备案。


亿欧智库分析师薄纯敏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近期多家企业主动申请注销备案其实有两方面原因:


一方面是,2018年国内征信业监管整体趋严,央行注销了十几家企业征信牌照,有部分公司其实之前就存在失信情况,但没有被移出,可能也是综合考虑各种因素避免被央行强制注销而主动申请;


另一方面是,许多有征信牌照的企业,现在打的是个人风控的标签,可能也是想弱化企业征信标签。


实际上,最近申请注销备案的瑞思科雷征信就存在“失信污点”。天眼查信息显示,瑞思科雷征信法定代表人原旭霖,同时是网贷平台九斗鱼实际控制人,持股比例为63.83%,此前九斗鱼宣告原旭霖已“失联”、“跑路”。


工商信息显示,瑞思科雷征信于2014年9月16日成立,注册资本6000万元。由耀盛投资管理集团有限公司(下称“耀盛投资”)持股50%,北京耀汉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下称“耀汉网络”)持股33.33%,法人原旭霖持股16.67%。其中,原旭霖持股耀盛投资91.33%,持股耀汉网络41.25%。


而九斗鱼运营主体星果时代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下称“星果时代”)由耀盛投资、北京汉泰基金管理中心(有限合伙)、郭鹏、原旭霖共同持股,原旭霖为九斗鱼实际控制人。


7月23日,九斗鱼官网发布公告称,实控人原旭霖失联,不过后续删除了该则消息。7月26日,九斗鱼再次发布公告称九斗鱼“跑路事件”是大股东原旭霖和柳慧军的个人行为,星果时代法人代表郭鹏以及其余高管和员工对于原旭霖和柳慧军二人的“跑路”行为事先并不知情。


此后的8月底,原旭霖通过九斗鱼官网发声。9月2日,九斗鱼发布《关于平台兑付方案的公告》。公安部非法集资案件投资人信息登记平台披露的信息显示,公安机关正在办理星果时代 (即“九斗鱼”)涉嫌非法集资犯罪案件,该案涉及投资人多、地域广泛、数据量巨大。



国内企业“主动申请”退出企业征信业的另一面,不少外资却对此望眼欲穿,并在近期获得央行企业征信备案。


9月27日,央行营业管理部正式发布公告,宣告完成对益博睿北京的企业征信业务经营备案。事实上,早在今年5月,益博睿北京就向央行营业管理部递交了在中国境内开展企业征信业务的备案申请,并于6月27日公示。


不过,央行营管部同时表示,完成备案办理不视为对企业征信机构数据质量、业务水平、内控和风险管理能力、IT技术实力、业务合规等方面的认可或保证。


资料显示,益博睿是美国三大征信巨头之一,益博睿自2005年开始在中国发展,在大中华区主营企业征信、决策分析、反欺诈和身份认证,以及数据质量和精准营销四大业务,融合国际金融风控和大数据经验,帮助客户做出最优决策。


益博睿北京成立于2012年12月12日,注册资本和实缴资本均为1246万元,企业类型为外商投资企业法人独资。天眼查显示,益博睿征信(北京)为益百利香港控股有限公司100%控股的子公司。


需要指出的是,益博睿北京是继2017年10月9日央行上海总部对华夏邓白氏完成企业征信备案之后,第二家获得企业征信备案的外资征信机构。


资料显示,邓白氏是1933年由邓氏公司和白氏公司合并而成,合并后的邓白氏几乎垄断了整个美国商业信用市场。2017年7月初,央行上海总部公布《关于对上海华夏邓白氏商业信息咨询有限公司企业征信机构备案的公示》,美资公司邓白氏持有上海华夏邓白氏51%股份,开启了外资进入中国征信行业的先河。


出路


其实,早在2013年,中国就颁布了《征信业管理条例》。目前已经形成以中国人民银行的公共信用信息征集系统为主、市场化征信机构为辅的多元化格局。


2018年2月22日,在央行监督指导下,由芝麻信用、腾讯征信、前海征信、考拉征信、鹏元征信、中诚信征信、中智诚征信、华道征信8家市场机构与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共同发起组建的市场化个人征信机构——百行征信,获得第一张个人征信牌照。


有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9月28日,由中国人民银行授权备案的企业征信机构共有122家,相较于高峰期备案企业137家,已有15家企业注销企业征信业务备案。


由此可见,国内征信业起步早,但一直在缓慢发展。亿欧智库指出,相比国外,国内的市场化个人征信业才刚刚开始发展,规范化程度偏低,企业征信也面临着非标化导致的发展缓慢问题。


算话征信CEO蒋庆军认为,导致国内征信业发展缓慢的因素可以归纳为:征信机构的公信力不足、独立性有待明确、对业务公平性尚存顾虑和征信机构的数据处理能力无法明确四个方面。


另外,国外个人征信机构巨头益博睿和企业征信巨头邓白氏都纷纷在中国建立业务部门,并且相继拿到了企业征信牌照。有分析人士称,国际巨头企图利用自身成熟的商业模式和产品服务“吞噬”中国市场,中国企业的征信业务发展将面临更大挑战。


对此,亿欧智库认为,取得牌照的征信公司依托备案赋予的能力能发展到什么规模,最终取决于央行的开放程度。未来征信行业发展难免会步美国征信企业发展的后尘,出现数据同质化、产品同质化等问题。


因此,亿欧智库表示,不管是企业征信还是个人征信,牌照不会成为限制企业发展的条件,反之利用最基础的数据和算法,建立符合商业应用环境与政策要求的模型和系统,或者类似邓白氏,基于数据征信服务衍生其他配套产品服务,才是未来企业竞争的决定性因素。“收购兼并不适用于所有企业,技术才是企业商业模式能否实现和获利的决定性因素,甚至成为企业壁垒。国内关于征信的监管条例并不完善,国内的征信企业在初期探索时可以专注于某几个场景,将有限的资源利用到特定的市场中,以减少不必要的损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