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付时代变革:巨头纷纷布局区块链跨境支付!

金融科技大讲堂 · 2018-11-08 · 研报

据埃森哲(Accenture)最近进行的一项调查发现,近90%受访银行高管表示,他们各自的银行目前正在评估使用区块链技术执行支付的想法。

大多数高管认为区块链必须提供的长处包括:降低加工成本、错误数量减少、业务处理速度更快。报告还指出,中国26家上市银行中有12家已经在治理框架内实施了区块链技术,其中包括中国银行和招商银行等大银行。

近日“金融客文化”专访了国内首批第三方支付平台——易宝支付的首席执行官唐彬先生,请他讲述区域链技术将给支付领域带来的巨大变革。

在经历禁止ICO、关闭数字货币交易中心等一系列政策肃整之后,大部分泡沫被挤压,投机空间萎缩,区块链在虚拟货币中的应用热度随之降低,取而代之的是区块链技术如何与既有商业进行结合,一直领跑全球的金融支付领域自然名列其中。

“从根本上讲,区块链技术和应用最终将会把支付这样工具性的东西融合掉。信息的传播,本身就是信任的传播和信用的传播。这个变化是巨大无比的!”采访伊始,刚一落座,唐彬就斩钉截铁地作出了上述论断。

唐彬判断,纯粹的支付工具在未来的区块链世界里将不复存在。“数据成了广义的货币,这种情况下支付和区块链就合二为一了,区块链和支付之间的关系,不是简单粗暴地干掉以前的转移货币支付,而是创造了一个基于数据的信任支付。”

这种底层变革推动的融合升级过程需要多长时间呢?唐彬认为,“区块链真正要大规模发展至少要五年之后,五到十年区块链会进入快速发展期,十年可能会进入到像现在互联网移动支付应用所处的那个阶段。”

而对于互联网技术发展最大的受益者来说,移动支付变革的步伐将迈得更快。唐彬说,“三年左右支付领域应该会有一些新东西出来,跨国支付已经在开始做了。方向已经很清晰了,你不尝试的话五年之后你就没有机会,但是现在大规模下去搞也是浪费资源,要战略上重视,但是你不可能把太多资源放在里面,把70%放在现在看得见的,把20%放在未来两三年的,把10%放在未来三五年的。”

互联网专家易股天下董事长、北大金融校友会副会长易欢欢的看法更为乐观。他认为未来一到两年,区块链就会展开大规模的商业应用,个别领域会有杀手锏级的产品出现。而与唐彬看法一致的是,他也认为目前是布局支付行业区块链的最佳时机。因为整个行业炒作热度下降,估值回归合理,真实的投资机会开始凸显。

以单纯的规模效应来划分,整个第三方支付领域形成界限鲜明的三大梯队。其中,支付宝、财付通两家行业龙头组成第一梯队,占据近八成的市场份额;包括易宝支付在内的8家深耕垂直行业的支付企业组成第二梯队,是B端支付的最强者,占据整体规模的约两成的市场;而剩下的240多家有牌照无业务或少业务的企业为第三梯队。

C端龙头——阿里巴巴旗下的蚂蚁金服,今年6月底上线了全球首个基于区块链的电子钱包跨境汇款服务产品,用户可通过区块链技术在香港向菲律宾钱包汇款,耗时3秒,引发广泛热议。

有业内人士评论认为,“蚂蚁金服所谓的数秒实现跨境汇款,说白了就是有机构在垫付资金。当用户从AlipayHK向Gcash汇款时,通过蚂蚁金服区块链技术实现信息上链,链上的渣打银行进行垫资,从而做到支付操作在数秒内到账。区块链技术仅实现支付信息上的传输与共享,支付资金流与价值的传输并没有解决,实际账务处理依然通过中心化机构在完成。”

但在易欢欢看来,这种点对点支付产品的试水对行业的潜在影响将是颠覆性的,点对点支付将成为整个金融支付领域非常重要的基础设施,一旦应用成熟,在它上面将会产生更多的次生级的应用。

千方基金创始人、LBTC中国社区负责人张银海也认为,区块链杀手级应用将率先出现在支付领域。最终的目标是,任何一种法币与虚拟货币可互相兑换,实现真正意义上的点对点支付。

对于目前支付行业三大梯队的行业格局,唐彬分析,支付宝和微信的主导地位短期内还难以撼动,“支付宝和微信他们有天然优势,自己有平台,有大量的资源,所以他们搞C端,这个市场五至十年之内基本上格局固定了。除非等到区块链成为主流之后,那他们这一块基本上就变成可有可无了,因为信息交换的过程中支付就完成了。”

对于坚守B端,深耕行业支付,针对行业企业量身订制个性化解决方案的易宝支付来说,B端仍是发挥自身优势,顺应区块链技术发展潮流的最佳入口。据唐彬透露,目前易宝支付已经在跨国支付、供应链金融、航空积分奖励计划等场景中展开支付的变革尝试。

相比于其他领域来说,供应链参与主体少、范围小,更容易达成创新的合作共识,自然也成为区块链技术迅速落地的不二之选。

唐彬说,“供应链主要还是做私链,就是供应链上下游各方参与,信息在整个链里面透明起来,人的交易很快就完成了。私链就是你讲一个范围,大家建立一个规则,然后去干就可以了。”私链最大的好处是它的交易效率更快,坏处是它还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区块链,严格来说,它是一个创新初期或者说过渡期的产品。

目前,易宝支付已经和合作方开展了内部小范围的试点,但是大规模推广应用的时机尚不成熟,这须以建立大的网络和全面的商务配套、协同为前提。

此外,易宝支付就航空积分奖励计划领域的应用,也正在和航空公司展开积极的沟通。据报道,国外一款名为Plutus的软件已经捷足先登,开展这方面的尝试。使用这款软件,用户在进行转账或者购物时,就能同时获得相应的数字代币奖励,这些奖励回扣可以在任何接受比特币的地方使用。

唐彬谈到,这方面的应用落地难点不在技术上,而是如何让机构真正参与进来。虽然消费者对这项业务的需求很高,但是他们不可能去主动承担这件事情,真要推进的话,仍需支付公司和参与机构逐一沟通,时间预期会比较长。

从业内目前的反馈来看,比特币的交易效率和币值稳定性问题一直是掣肘区块链技术应用落地的两大痛点。

就效率问题而言,比特币和以太坊等区块链平台的速度一直很慢, 两家平台处理事务的速度在7至15小时之间,这意味着, 使用诸如比特币之类的付款方法, 有时需要等待16小时才能完成交易,这样的处理效率显然不可能支撑大规模的商务应用。很多虚拟货币交易中心已经开始积极寻求解决这个问题。

例如, Ripple(瑞波币)现在每秒可以处理超过1500个事务, 它的速度是以太坊的10倍,比特币的20倍,并且还可以进一步扩展,以处理与Visa相同的吞吐量。即便如此,在现有速度下,它的主要目标也不是普通人之间高频的日常交易,而是金融机构、数字资产交易所和公司之间的跨境汇款。另一个虚拟币Stellar的处理能力也已达到每秒1000个事务,目标同样是支持B端的跨境交易。

唐彬透露,目前易宝支付也已参与解决这样的行业难题,公司投资了一家外部技术企业,合作寻求更好的提升效率的技术方案。

而对于业界担心的另一个难题——币值的稳定性问题,唐彬认为将会在区块链技术大规模应用中自动消解。唐彬说,“这个问题我不担心,当你解决了比特币的交易效率问题之后,一旦大规模应用,它就不会波动得那么厉害了。现在比特币还不是作为支付货币,它更多的是作为一种资产交换,它的支付功能处于很弱的状态,当它达到一定的规模,支付处于很强的时候,它自然就稳定了。”

业内各方已经在试图解决这一问题,提出了稳定币(Stablecoins)的概念。顾名思义,稳定币是以法币为锚,通过系列模型设计控制其价格小幅波动的虚拟货币,从而保证在价格剧烈波动的数字货币市场中起到良好的资金避险、资产储值、支付结算等功能。

比如虚拟币Tosblock就提供了一个可能的解决方案。它将虚拟币的投资功能和交换功能分离,拆分成对应的TOSC和TOSP,TOSP具有传统加密货币的所有特征,但只能在支付中使用,它的价值与法定货币挂钩。这意味着用户可以出于投机目的购买TOSC,并在需要时将他们的股份转换更为稳定的TOSP或法定货币。

在采访中,唐彬始终保持着对区块链技术的完美憧憬。他说,一般的技术,比如像原子能,它是有好有坏,而区块链这种技术它是中立的,它的去中心化、开放平台的理念,更符合人的理性,因此它是技术,但又超越了技术,它成了人类生活在一起更理想的组织方式。

当然,区块链对支付领域的改造,在目前看,并不意味着代替银行、支付公司、或者法币。它只是一种新的方式,更高效、更低成本的运作。区块链本身不创造新的业务,它只是让业务变得更加透明。比如说区块链跨境支付,你钱包里的钱还是以前那么多,只是说财富流动得更快,不需要受制于美元、人民币等的限制。

(0)
金融科技大讲堂
  • 0
  • 打开微信"扫一扫",

    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

    右上角"分享"按钮

立即评论

请先 登录
立即评论

推荐公司

国投金服
澳大利亚激石
MARKETS.COMCN
环球通金融(香港)有限公司
香港国泰金业有限公司
FXCM
FXNET
为卖思
大家好
噜啦啦

支付时代变革:巨头纷纷布局区块链跨境支付!

金融科技大讲堂 · 2018-11-08 · 研报

据埃森哲(Accenture)最近进行的一项调查发现,近90%受访银行高管表示,他们各自的银行目前正在评估使用区块链技术执行支付的想法。

大多数高管认为区块链必须提供的长处包括:降低加工成本、错误数量减少、业务处理速度更快。报告还指出,中国26家上市银行中有12家已经在治理框架内实施了区块链技术,其中包括中国银行和招商银行等大银行。

近日“金融客文化”专访了国内首批第三方支付平台——易宝支付的首席执行官唐彬先生,请他讲述区域链技术将给支付领域带来的巨大变革。

在经历禁止ICO、关闭数字货币交易中心等一系列政策肃整之后,大部分泡沫被挤压,投机空间萎缩,区块链在虚拟货币中的应用热度随之降低,取而代之的是区块链技术如何与既有商业进行结合,一直领跑全球的金融支付领域自然名列其中。

“从根本上讲,区块链技术和应用最终将会把支付这样工具性的东西融合掉。信息的传播,本身就是信任的传播和信用的传播。这个变化是巨大无比的!”采访伊始,刚一落座,唐彬就斩钉截铁地作出了上述论断。

唐彬判断,纯粹的支付工具在未来的区块链世界里将不复存在。“数据成了广义的货币,这种情况下支付和区块链就合二为一了,区块链和支付之间的关系,不是简单粗暴地干掉以前的转移货币支付,而是创造了一个基于数据的信任支付。”

这种底层变革推动的融合升级过程需要多长时间呢?唐彬认为,“区块链真正要大规模发展至少要五年之后,五到十年区块链会进入快速发展期,十年可能会进入到像现在互联网移动支付应用所处的那个阶段。”

而对于互联网技术发展最大的受益者来说,移动支付变革的步伐将迈得更快。唐彬说,“三年左右支付领域应该会有一些新东西出来,跨国支付已经在开始做了。方向已经很清晰了,你不尝试的话五年之后你就没有机会,但是现在大规模下去搞也是浪费资源,要战略上重视,但是你不可能把太多资源放在里面,把70%放在现在看得见的,把20%放在未来两三年的,把10%放在未来三五年的。”

互联网专家易股天下董事长、北大金融校友会副会长易欢欢的看法更为乐观。他认为未来一到两年,区块链就会展开大规模的商业应用,个别领域会有杀手锏级的产品出现。而与唐彬看法一致的是,他也认为目前是布局支付行业区块链的最佳时机。因为整个行业炒作热度下降,估值回归合理,真实的投资机会开始凸显。

以单纯的规模效应来划分,整个第三方支付领域形成界限鲜明的三大梯队。其中,支付宝、财付通两家行业龙头组成第一梯队,占据近八成的市场份额;包括易宝支付在内的8家深耕垂直行业的支付企业组成第二梯队,是B端支付的最强者,占据整体规模的约两成的市场;而剩下的240多家有牌照无业务或少业务的企业为第三梯队。

C端龙头——阿里巴巴旗下的蚂蚁金服,今年6月底上线了全球首个基于区块链的电子钱包跨境汇款服务产品,用户可通过区块链技术在香港向菲律宾钱包汇款,耗时3秒,引发广泛热议。

有业内人士评论认为,“蚂蚁金服所谓的数秒实现跨境汇款,说白了就是有机构在垫付资金。当用户从AlipayHK向Gcash汇款时,通过蚂蚁金服区块链技术实现信息上链,链上的渣打银行进行垫资,从而做到支付操作在数秒内到账。区块链技术仅实现支付信息上的传输与共享,支付资金流与价值的传输并没有解决,实际账务处理依然通过中心化机构在完成。”

但在易欢欢看来,这种点对点支付产品的试水对行业的潜在影响将是颠覆性的,点对点支付将成为整个金融支付领域非常重要的基础设施,一旦应用成熟,在它上面将会产生更多的次生级的应用。

千方基金创始人、LBTC中国社区负责人张银海也认为,区块链杀手级应用将率先出现在支付领域。最终的目标是,任何一种法币与虚拟货币可互相兑换,实现真正意义上的点对点支付。

对于目前支付行业三大梯队的行业格局,唐彬分析,支付宝和微信的主导地位短期内还难以撼动,“支付宝和微信他们有天然优势,自己有平台,有大量的资源,所以他们搞C端,这个市场五至十年之内基本上格局固定了。除非等到区块链成为主流之后,那他们这一块基本上就变成可有可无了,因为信息交换的过程中支付就完成了。”

对于坚守B端,深耕行业支付,针对行业企业量身订制个性化解决方案的易宝支付来说,B端仍是发挥自身优势,顺应区块链技术发展潮流的最佳入口。据唐彬透露,目前易宝支付已经在跨国支付、供应链金融、航空积分奖励计划等场景中展开支付的变革尝试。

相比于其他领域来说,供应链参与主体少、范围小,更容易达成创新的合作共识,自然也成为区块链技术迅速落地的不二之选。

唐彬说,“供应链主要还是做私链,就是供应链上下游各方参与,信息在整个链里面透明起来,人的交易很快就完成了。私链就是你讲一个范围,大家建立一个规则,然后去干就可以了。”私链最大的好处是它的交易效率更快,坏处是它还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区块链,严格来说,它是一个创新初期或者说过渡期的产品。

目前,易宝支付已经和合作方开展了内部小范围的试点,但是大规模推广应用的时机尚不成熟,这须以建立大的网络和全面的商务配套、协同为前提。

此外,易宝支付就航空积分奖励计划领域的应用,也正在和航空公司展开积极的沟通。据报道,国外一款名为Plutus的软件已经捷足先登,开展这方面的尝试。使用这款软件,用户在进行转账或者购物时,就能同时获得相应的数字代币奖励,这些奖励回扣可以在任何接受比特币的地方使用。

唐彬谈到,这方面的应用落地难点不在技术上,而是如何让机构真正参与进来。虽然消费者对这项业务的需求很高,但是他们不可能去主动承担这件事情,真要推进的话,仍需支付公司和参与机构逐一沟通,时间预期会比较长。

从业内目前的反馈来看,比特币的交易效率和币值稳定性问题一直是掣肘区块链技术应用落地的两大痛点。

就效率问题而言,比特币和以太坊等区块链平台的速度一直很慢, 两家平台处理事务的速度在7至15小时之间,这意味着, 使用诸如比特币之类的付款方法, 有时需要等待16小时才能完成交易,这样的处理效率显然不可能支撑大规模的商务应用。很多虚拟货币交易中心已经开始积极寻求解决这个问题。

例如, Ripple(瑞波币)现在每秒可以处理超过1500个事务, 它的速度是以太坊的10倍,比特币的20倍,并且还可以进一步扩展,以处理与Visa相同的吞吐量。即便如此,在现有速度下,它的主要目标也不是普通人之间高频的日常交易,而是金融机构、数字资产交易所和公司之间的跨境汇款。另一个虚拟币Stellar的处理能力也已达到每秒1000个事务,目标同样是支持B端的跨境交易。

唐彬透露,目前易宝支付也已参与解决这样的行业难题,公司投资了一家外部技术企业,合作寻求更好的提升效率的技术方案。

而对于业界担心的另一个难题——币值的稳定性问题,唐彬认为将会在区块链技术大规模应用中自动消解。唐彬说,“这个问题我不担心,当你解决了比特币的交易效率问题之后,一旦大规模应用,它就不会波动得那么厉害了。现在比特币还不是作为支付货币,它更多的是作为一种资产交换,它的支付功能处于很弱的状态,当它达到一定的规模,支付处于很强的时候,它自然就稳定了。”

业内各方已经在试图解决这一问题,提出了稳定币(Stablecoins)的概念。顾名思义,稳定币是以法币为锚,通过系列模型设计控制其价格小幅波动的虚拟货币,从而保证在价格剧烈波动的数字货币市场中起到良好的资金避险、资产储值、支付结算等功能。

比如虚拟币Tosblock就提供了一个可能的解决方案。它将虚拟币的投资功能和交换功能分离,拆分成对应的TOSC和TOSP,TOSP具有传统加密货币的所有特征,但只能在支付中使用,它的价值与法定货币挂钩。这意味着用户可以出于投机目的购买TOSC,并在需要时将他们的股份转换更为稳定的TOSP或法定货币。

在采访中,唐彬始终保持着对区块链技术的完美憧憬。他说,一般的技术,比如像原子能,它是有好有坏,而区块链这种技术它是中立的,它的去中心化、开放平台的理念,更符合人的理性,因此它是技术,但又超越了技术,它成了人类生活在一起更理想的组织方式。

当然,区块链对支付领域的改造,在目前看,并不意味着代替银行、支付公司、或者法币。它只是一种新的方式,更高效、更低成本的运作。区块链本身不创造新的业务,它只是让业务变得更加透明。比如说区块链跨境支付,你钱包里的钱还是以前那么多,只是说财富流动得更快,不需要受制于美元、人民币等的限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