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历币圈大佬徐明星“被捕”24小时:真相与谎言的交锋

FigureFinance · 2018-09-13 · 记事

据现场维权者说,爆仓发生后,他们试图前往OK集团上海办公室寻找徐明星未果,却意外发现一名赴OK集团的面试者,于是尾随之发现徐明星位于上海陆家嘴某酒店的房间,并迅速报警。


从9月10日晚间起,大佬徐明星刷爆币圈乃至于区块链圈,成了最大热门话题人物。


这起事件,缘起9月10日晚,徐明星与“9.5爆仓”维权者产生纠纷,随即被带至派出所。财联社作为第一个赶到现场的媒体,全程经历此次维权行动。


在整个被羁押的24小时内,交织着谎言与真相,但没有暴力冲突,警民理性交流、最终和平收场是此次维权行动的最大亮点,堪称币圈韭菜们“教科书式”的维权行动。


教师节当晚:事件爆发


教师节深夜,一则震惊币圈的消息传来:“OK集团创始人徐明星被上海警方带走”,并迅速引起了朋友圈和微博热议。


据悉,该事件是因7名“9.5爆仓”事件维权者提前获知徐明星行踪,并于9月10日下午在上海浦东某酒店附近围堵徐明星从而引发警情所致。


据财联社记者了解,“9.5爆仓”事件系9月5日晚间比特币、以太坊等主流数字货币突然大跌时,OKex交易所“意外”宕机,导致OKex杠杆合约交易者无法及时止损或追加保证金,从而被强行平仓,投资者血本无归的事件。


虽然OKex与OK集团仅是战略合作伙伴关系,无直接股权关联,但维权者普遍认为徐明星就是OKex实际控制人,应当为爆仓事件负责。


据现场维权者说,爆仓发生后,他们试图前往OK集团上海办公室寻找徐明星未果,却意外发现一名赴OK集团的面试者,于是尾随之发现徐明星位于上海陆家嘴某酒店的房间,并迅速报警,报警时间显示为9月10日17:59。


图|报案笔录


有视频显示,徐明星正在潍坊新村派出所治安受理窗口接受警察的问话和交谈。


图|视频截图:徐明星本人


9月10日晚间22:55,徐明星个人微博发布消息称“谣言止于智者!”,似暗指“因维权者报警而被警察抓走”系谣言,但未透露更多信息。



在事件爆发后的相当长一段时间,网络上充斥着大量猜测,没有人知道徐明星是否真的人在派出所。


9月11日上午确认,OKB暴跌


由于时值深夜,财联社记者无法在第一时间确认消息真伪。9月11日早间,记者直奔上海潍坊新村派出所求证。


9:30左右,派出所大厅人并不多,也没有出现维权人士聚集等情况。


记者从派出所的一名值班民警处获悉,徐明星确于10日晚被带入派出所协助调查涉嫌数字货币欺诈警情,仍在调查中。若案情属实,依照流程会将嫌疑人送往看守所;若证据不足,最晚将于带走协查24小时后(11日晚间)释放。


此消息确认后,市场迅速反应。OKex平台币OKB从当日高点跳水,在短时间内快速跌约10%,在11日全天没有出现有效反弹。


图片来源:MyToken


不久后传来OK集团公关的消息,称徐明星系因在OK集团上海办公室被维权者围堵,人身安全受到威胁才选择报案,网上曝光的照片和视频系徐明星在上海浦东潍坊新村派出所做笔录,并非被关押。


这个表态并未提振OKB的价格。


随着时间的推移,各地获知消息的“9.5爆仓”受害者陆续赶到派出所,并填写报案材料。截至中午人数大约有30-50人。


图|派出所现场报案人


9月11日中午:与谣言作战


随着人数逐渐增多,维权者开始自发商议“讨徐计划”:因与警方交涉与徐明星面谈未果,部分维权者决定在派出所守候至徐明星露面。


守候至中午时分,有自媒体援引OK集团员工消息称,10日下午亲眼看到徐明星在北京公司,网上流传的视频为之前办证时被人录下来拼凑而成。


这位员工表示自己向其他同事做过求证,徐明星因涉嫌欺诈被派出所带走一事是假消息,相关网文亦是杜撰。


与此同时,由于始终未能见到徐明星,一些维权者以开始怀疑徐明星是否真的在派出所内,个别情绪激动者甚至认为派出所会不会偷放徐明星。


这些谣言和猜测很快就被打破。


有维权者从派出所工作人员处获悉,由于徐明星“没钱买饭”,需要有人为其代买,派出所不会为其买单。


这一说法意味着向维权者确认了徐明星仍在派出所的事实,有维权者迅速外出为徐明星购买午餐,并由值班民警送至徐明星所在房间。


图|徐明星的午餐


“午餐”事件后,大量维权者表示无法再相信OK集团方面发出的消息。


9月11日下午:OK集团自打脸?


为了进一步了解事件相关情况,财联社记者决定前往OK集团所称的“初始案发地”——OK集团上海办公室一探究竟。


虽然此前曾有消息称OK集团上海办公室已人去楼空,但OKCoin币行官方却发了辟谣微博,称该办公室仍正常办公。



然而事实却打了OK官博辟谣的“脸”。财联社记者发现,OK集团上海办公室不仅人去楼空,而且比之前拆得更干净,记者多次敲门均无人应答。


图|9月11日上海公司现场图


记者亦从大楼物业了解到,该单元系以徐明星名下的另一企业——上海华证联检测技术股份有限公司名义租用,物业对OK集团冒用检测公司名义租用的情况事先不知情。


9月11日傍晚:警方公布初步意见


此后不久,派出所晚班值班民警卢军主动召集大厅内外的维权者,通报上海公安机关对案件的初步判断。


卢军称,派出所仅为案件受理机构,负责收集整理报案人提供的线索和资料,派出所并不直接负责此案。由于徐明星注册公司位于北京,依照属地管辖原则,会首先将收集到的案件资料上交至上海经侦,再由上海经侦将资料移交至北京经侦。


卢军并称,依照法定程序,徐明星最晚将于被带走协查后24小时后予以释放,未来是否会再对徐采取行政强制措施,需要由北京经侦作出决定。


财联社记者注意到,此时的维权者队伍里,已不仅仅是“9.5爆仓事件”的受害者,亦有自称“WFEE币受害者”的维权者到场。


WFEE维权者表示,WFEE币自发行之后价格一路下跌并接近归零,OK集团旗下的OK资本是其股东之一,而WFEE项目办公地位于上海,希望派出所可以基于属地管辖原则继续扣留徐明星。


对于这一问题,以及维权者关心的其他细节问题,如徐明星几时会被释放,有没有可能继续扣留的可能性等问题,卢军未予作答。


虽然部分维权者对派出所的通报颇有微词,但并未有任何过激行动。在确认了徐明星将大概率被释放的消息后,个别维权者开始分头观察派出所周围地形,希望能够在徐明星离开派出所时进行围堵。


9月11日深夜:立案移交


入夜之后,事件有了新的进展。


上海浦东公安分局经侦支队的警察走出了派出所办公室,开始与维权者进行集中交流。随后,双方共同选择了一名维权者代表,进入派出所办公区域与徐明星面谈。


会谈进行到21点30分左右,多名民警来到派出所大厅,向维权者通报公安局的决定。


徐明星依照法定程序拘押接近24小时,已予以释放。


这一决定引起WFEE维权者不满,称应该按照属地管辖原则对徐明星予以继续扣留,但警方回应称,涉WFEE问题,上海方面会根据调查结果另案处理。


值得一提的是,虽然派出所方面已经宣称放人,但维权者和财联社记者均未见到徐明星本人从派出所离开。


记者向民警询问,徐明星是否因担心人身安全而申请了警方保护秘密离开,但未获回应。


财联社记者从派出所另一熟悉情况的民警处了解到,只要案件已经立案,即使当事人没有被限制人身自由,警方依然可以通过全国公安系统掌握到当事人的行踪,“跑路不太可能”。


约在当晚22点,记者注意到徐明星发布了朋友圈,称“不信谣,不传谣,共创美好区块链舆论环境”,似暗示自己已恢复自由。



尽管如此,部分维权者仍不愿相信徐明星已离开派出所,决定彻夜蹲守,并高呼“徐明星还钱”等口号。


记者亦从另外一些维权者处了解到,他们尊重上海警方的决定,将继续前往北京维权。


后记:关于“爆仓”维权的二三事


此次“徐明星事件”的导火索,系源于9月5日OKex交易平台宕机使得投资者被动爆仓。


对于服务器宕机的原因,一直众说纷纭。


记者致电OKex询问爆仓事件缘由,OKex回复称系因为极端行情使得短时间大量用户提交了交易请求,从而导致服务器过载宕机。


但维权者认为系OKex恶意爆仓,并称已经这已经不是OKex第一次在极端行情下“意外宕机”。


有业内人士指出,交易所服务器“宕机”的情况并不鲜见,也绝不仅限于数字货币交易领域。


这位要求匿名的人士对财联社记者称,“无论是现在的数字货币交易所,还是以前的外汇交易平台,都出现过因‘意外宕机’导致投资者受损的情形,但这些交易平台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位于海外,这让国内很难取证也很难监管,大多数人只能吃哑巴亏,最终不了了之。”


一位不愿署名的区块链律师亦就“服务器宕机导致投资者受损”问题对记者表示,很难确定到底是归属哪一方的责任,该种情况下主要看平台和用户的协议约定,对于网络上发生的情况进行约定,以及责任划分。


对于涉外纠纷,上述律师亦告知记者,可以通过诉讼途径进行维权。


该律师表示,此类具有涉外情形的案件,我国法律有明确的规范:根据《民事诉讼法》第二百六十五条,因合同纠纷或者其他财产权益纠纷,对在中华人民共和国领域内(以下称“国内”)没有住所的被告提起的诉讼,如果合同在国内签订或者履行,或者诉讼标的物在国内,或者被告在国内有可供扣押的财产,或者被告在国内设有代表机构,可以由合同签订地、合同履行地、诉讼标的物所在地、可供扣押财产所在地、侵权行为地或者代表机构住所地人民法院管辖。


上述平台和用户的交易纠纷系合同纠纷,国内投资者登陆境外虚拟货币交易平台从事虚拟货币的交易行为,其交易行为系交易合同履行的一部分,因此用户交易行为所在地法院应具有管辖权。


另外,根据《最高人民法院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二十四条,侵权行为地包括侵权行为实施地与侵权结果发生地;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利用信息网络侵害人身权益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规定》第二条,“利用信息网络侵害人身权益提起的诉讼,由侵权行为地或者被告住所地人民法院管辖。侵权行为实施地包括实施被诉侵权行为的计算机等终端设备所在地,侵权结果发生地包括被侵权人住所地。”


“因此,对于涉外案件可通过诉讼途径进行维权。”


(0)
FigureFinance
  • 0
  • 打开微信"扫一扫",

    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

    右上角"分享"按钮

立即评论

请先 登录
立即评论

推荐公司

国投金服
澳大利亚激石
MARKETS.COMCN
环球通金融(香港)有限公司
香港国泰金业有限公司
FXCM
FXNET
智选天下
大家好
噜啦啦

亲历币圈大佬徐明星“被捕”24小时:真相与谎言的交锋

FigureFinance · 2018-09-13 · 记事

据现场维权者说,爆仓发生后,他们试图前往OK集团上海办公室寻找徐明星未果,却意外发现一名赴OK集团的面试者,于是尾随之发现徐明星位于上海陆家嘴某酒店的房间,并迅速报警。


从9月10日晚间起,大佬徐明星刷爆币圈乃至于区块链圈,成了最大热门话题人物。


这起事件,缘起9月10日晚,徐明星与“9.5爆仓”维权者产生纠纷,随即被带至派出所。财联社作为第一个赶到现场的媒体,全程经历此次维权行动。


在整个被羁押的24小时内,交织着谎言与真相,但没有暴力冲突,警民理性交流、最终和平收场是此次维权行动的最大亮点,堪称币圈韭菜们“教科书式”的维权行动。


教师节当晚:事件爆发


教师节深夜,一则震惊币圈的消息传来:“OK集团创始人徐明星被上海警方带走”,并迅速引起了朋友圈和微博热议。


据悉,该事件是因7名“9.5爆仓”事件维权者提前获知徐明星行踪,并于9月10日下午在上海浦东某酒店附近围堵徐明星从而引发警情所致。


据财联社记者了解,“9.5爆仓”事件系9月5日晚间比特币、以太坊等主流数字货币突然大跌时,OKex交易所“意外”宕机,导致OKex杠杆合约交易者无法及时止损或追加保证金,从而被强行平仓,投资者血本无归的事件。


虽然OKex与OK集团仅是战略合作伙伴关系,无直接股权关联,但维权者普遍认为徐明星就是OKex实际控制人,应当为爆仓事件负责。


据现场维权者说,爆仓发生后,他们试图前往OK集团上海办公室寻找徐明星未果,却意外发现一名赴OK集团的面试者,于是尾随之发现徐明星位于上海陆家嘴某酒店的房间,并迅速报警,报警时间显示为9月10日17:59。


图|报案笔录


有视频显示,徐明星正在潍坊新村派出所治安受理窗口接受警察的问话和交谈。


图|视频截图:徐明星本人


9月10日晚间22:55,徐明星个人微博发布消息称“谣言止于智者!”,似暗指“因维权者报警而被警察抓走”系谣言,但未透露更多信息。



在事件爆发后的相当长一段时间,网络上充斥着大量猜测,没有人知道徐明星是否真的人在派出所。


9月11日上午确认,OKB暴跌


由于时值深夜,财联社记者无法在第一时间确认消息真伪。9月11日早间,记者直奔上海潍坊新村派出所求证。


9:30左右,派出所大厅人并不多,也没有出现维权人士聚集等情况。


记者从派出所的一名值班民警处获悉,徐明星确于10日晚被带入派出所协助调查涉嫌数字货币欺诈警情,仍在调查中。若案情属实,依照流程会将嫌疑人送往看守所;若证据不足,最晚将于带走协查24小时后(11日晚间)释放。


此消息确认后,市场迅速反应。OKex平台币OKB从当日高点跳水,在短时间内快速跌约10%,在11日全天没有出现有效反弹。


图片来源:MyToken


不久后传来OK集团公关的消息,称徐明星系因在OK集团上海办公室被维权者围堵,人身安全受到威胁才选择报案,网上曝光的照片和视频系徐明星在上海浦东潍坊新村派出所做笔录,并非被关押。


这个表态并未提振OKB的价格。


随着时间的推移,各地获知消息的“9.5爆仓”受害者陆续赶到派出所,并填写报案材料。截至中午人数大约有30-50人。


图|派出所现场报案人


9月11日中午:与谣言作战


随着人数逐渐增多,维权者开始自发商议“讨徐计划”:因与警方交涉与徐明星面谈未果,部分维权者决定在派出所守候至徐明星露面。


守候至中午时分,有自媒体援引OK集团员工消息称,10日下午亲眼看到徐明星在北京公司,网上流传的视频为之前办证时被人录下来拼凑而成。


这位员工表示自己向其他同事做过求证,徐明星因涉嫌欺诈被派出所带走一事是假消息,相关网文亦是杜撰。


与此同时,由于始终未能见到徐明星,一些维权者以开始怀疑徐明星是否真的在派出所内,个别情绪激动者甚至认为派出所会不会偷放徐明星。


这些谣言和猜测很快就被打破。


有维权者从派出所工作人员处获悉,由于徐明星“没钱买饭”,需要有人为其代买,派出所不会为其买单。


这一说法意味着向维权者确认了徐明星仍在派出所的事实,有维权者迅速外出为徐明星购买午餐,并由值班民警送至徐明星所在房间。


图|徐明星的午餐


“午餐”事件后,大量维权者表示无法再相信OK集团方面发出的消息。


9月11日下午:OK集团自打脸?


为了进一步了解事件相关情况,财联社记者决定前往OK集团所称的“初始案发地”——OK集团上海办公室一探究竟。


虽然此前曾有消息称OK集团上海办公室已人去楼空,但OKCoin币行官方却发了辟谣微博,称该办公室仍正常办公。



然而事实却打了OK官博辟谣的“脸”。财联社记者发现,OK集团上海办公室不仅人去楼空,而且比之前拆得更干净,记者多次敲门均无人应答。


图|9月11日上海公司现场图


记者亦从大楼物业了解到,该单元系以徐明星名下的另一企业——上海华证联检测技术股份有限公司名义租用,物业对OK集团冒用检测公司名义租用的情况事先不知情。


9月11日傍晚:警方公布初步意见


此后不久,派出所晚班值班民警卢军主动召集大厅内外的维权者,通报上海公安机关对案件的初步判断。


卢军称,派出所仅为案件受理机构,负责收集整理报案人提供的线索和资料,派出所并不直接负责此案。由于徐明星注册公司位于北京,依照属地管辖原则,会首先将收集到的案件资料上交至上海经侦,再由上海经侦将资料移交至北京经侦。


卢军并称,依照法定程序,徐明星最晚将于被带走协查后24小时后予以释放,未来是否会再对徐采取行政强制措施,需要由北京经侦作出决定。


财联社记者注意到,此时的维权者队伍里,已不仅仅是“9.5爆仓事件”的受害者,亦有自称“WFEE币受害者”的维权者到场。


WFEE维权者表示,WFEE币自发行之后价格一路下跌并接近归零,OK集团旗下的OK资本是其股东之一,而WFEE项目办公地位于上海,希望派出所可以基于属地管辖原则继续扣留徐明星。


对于这一问题,以及维权者关心的其他细节问题,如徐明星几时会被释放,有没有可能继续扣留的可能性等问题,卢军未予作答。


虽然部分维权者对派出所的通报颇有微词,但并未有任何过激行动。在确认了徐明星将大概率被释放的消息后,个别维权者开始分头观察派出所周围地形,希望能够在徐明星离开派出所时进行围堵。


9月11日深夜:立案移交


入夜之后,事件有了新的进展。


上海浦东公安分局经侦支队的警察走出了派出所办公室,开始与维权者进行集中交流。随后,双方共同选择了一名维权者代表,进入派出所办公区域与徐明星面谈。


会谈进行到21点30分左右,多名民警来到派出所大厅,向维权者通报公安局的决定。


徐明星依照法定程序拘押接近24小时,已予以释放。


这一决定引起WFEE维权者不满,称应该按照属地管辖原则对徐明星予以继续扣留,但警方回应称,涉WFEE问题,上海方面会根据调查结果另案处理。


值得一提的是,虽然派出所方面已经宣称放人,但维权者和财联社记者均未见到徐明星本人从派出所离开。


记者向民警询问,徐明星是否因担心人身安全而申请了警方保护秘密离开,但未获回应。


财联社记者从派出所另一熟悉情况的民警处了解到,只要案件已经立案,即使当事人没有被限制人身自由,警方依然可以通过全国公安系统掌握到当事人的行踪,“跑路不太可能”。


约在当晚22点,记者注意到徐明星发布了朋友圈,称“不信谣,不传谣,共创美好区块链舆论环境”,似暗示自己已恢复自由。



尽管如此,部分维权者仍不愿相信徐明星已离开派出所,决定彻夜蹲守,并高呼“徐明星还钱”等口号。


记者亦从另外一些维权者处了解到,他们尊重上海警方的决定,将继续前往北京维权。


后记:关于“爆仓”维权的二三事


此次“徐明星事件”的导火索,系源于9月5日OKex交易平台宕机使得投资者被动爆仓。


对于服务器宕机的原因,一直众说纷纭。


记者致电OKex询问爆仓事件缘由,OKex回复称系因为极端行情使得短时间大量用户提交了交易请求,从而导致服务器过载宕机。


但维权者认为系OKex恶意爆仓,并称已经这已经不是OKex第一次在极端行情下“意外宕机”。


有业内人士指出,交易所服务器“宕机”的情况并不鲜见,也绝不仅限于数字货币交易领域。


这位要求匿名的人士对财联社记者称,“无论是现在的数字货币交易所,还是以前的外汇交易平台,都出现过因‘意外宕机’导致投资者受损的情形,但这些交易平台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位于海外,这让国内很难取证也很难监管,大多数人只能吃哑巴亏,最终不了了之。”


一位不愿署名的区块链律师亦就“服务器宕机导致投资者受损”问题对记者表示,很难确定到底是归属哪一方的责任,该种情况下主要看平台和用户的协议约定,对于网络上发生的情况进行约定,以及责任划分。


对于涉外纠纷,上述律师亦告知记者,可以通过诉讼途径进行维权。


该律师表示,此类具有涉外情形的案件,我国法律有明确的规范:根据《民事诉讼法》第二百六十五条,因合同纠纷或者其他财产权益纠纷,对在中华人民共和国领域内(以下称“国内”)没有住所的被告提起的诉讼,如果合同在国内签订或者履行,或者诉讼标的物在国内,或者被告在国内有可供扣押的财产,或者被告在国内设有代表机构,可以由合同签订地、合同履行地、诉讼标的物所在地、可供扣押财产所在地、侵权行为地或者代表机构住所地人民法院管辖。


上述平台和用户的交易纠纷系合同纠纷,国内投资者登陆境外虚拟货币交易平台从事虚拟货币的交易行为,其交易行为系交易合同履行的一部分,因此用户交易行为所在地法院应具有管辖权。


另外,根据《最高人民法院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二十四条,侵权行为地包括侵权行为实施地与侵权结果发生地;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利用信息网络侵害人身权益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规定》第二条,“利用信息网络侵害人身权益提起的诉讼,由侵权行为地或者被告住所地人民法院管辖。侵权行为实施地包括实施被诉侵权行为的计算机等终端设备所在地,侵权结果发生地包括被侵权人住所地。”


“因此,对于涉外案件可通过诉讼途径进行维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