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区分振荡与趋势——解决问题不如没有问题

为卖思 · 2018-07-10 · 交易

 原作者:孤独求帅 

注:本文部分内容引用自《证券混沌操作法》(比尔・威廉姆  著)


人总是选择性的相信自己愿意相信的。

 

在这里介绍一个概念——范式。其意思为“思考世界的模式,共同认定并以为正确的假设”。

 

范式是感知世界的方法,如同水对于鱼类。《庄子》曰:“夏虫不可以语冰。”夏天的虫子的“范式”只有夏天,夏初出生,夏末死去,它永远不能知道,准确的说是不能想象什么是冬天的冰雪,它的思维意识里没有除了“夏”以外的东西。

 

因此,范式是我们观察世界的一片滤镜。我们无法直接观察世界的真正现实,我们永远是透过范式的滤镜来观察世界。例如我说,“有个漂亮的女孩由窗口走过”,我说的并不是有关那位女孩具备的客观事实,我是在说明我的审美标准。

 

范式决定了我们所认知的“相状”,以及我们对于世界的假设。我们只会关注范式所假设出来的东西,而不会思考这些假设本身,因为我们就是根据这些假设来思考

 

在范式下,一切所见、所识、所想均被视为无条件的理所应当。好比说算数的法则之所以正确,这是因为我们定义它们为正确,然后我们将它们视为“真理”。十进制的范式下一加一等于二,二进制的范式下一加一等于十。我们所采用的范式决定我们会得到什么结果

 

不幸的是,范式有千万种,但真实的现实只有一个,这就导致几乎所有的范式都不能反映客观的情况。最可怕的是,我们的心智架构将自然而偏颇的引导我们,让我们仅看见符合我们个人范式的部分世界——即“人总是相信自己愿意相信的”,取决于心理意愿,而非客观。比如任何证券交易的普及指南告诉你的都正是你想听到的,这就是那些指南之所以普及的原因。

 

每当我们遇到新的信息,我们几乎总会将新信息纳入旧有的分类之中。这似乎是很自然的选择,即将某种新的事物与我们所习惯的某个事物联系起来。我们试图“组织”这种新的信息,以便赋予它熟悉的意义。熟悉性会让我们感到风险较小,而且更加容易预测;我们会感觉我们具有某种控制能力,而且我们能控制的越多,我们感受的恐惧就越少。我们强制性的将新的输入信息进行组织以抵御恐惧。

 

正因如此,真理的内容不是被视为不合时宜而被滤掉,就是受到扭曲以适应我们以前的观念

 

所以我反对震荡与趋势论,我发觉我们正在被“认为市场分为震荡与趋势”的范式蒙蔽。

 

市场就是市场本身,不是震荡的市场,也不是趋势的市场,市场的本性就是它自己而已,再无其他。无所谓震荡,无所谓趋势,震荡与趋势只是描述人心中以为的市场的样子罢了,只是人所看见的“相状”,市场可以被描述成这样,可以被描述成那样,但这并不反映真实。市场其实就是客观的运行在那里。

 

绝大多数人偏偏迷信的使市场附着于自己心中的相状,从而脱离客观,违背自然法则,遭受惩罚。市场本身不附着于任何的“相”,故不要将相状和事实混淆起来,否则就像放着好菜不吃而去吃菜单一样。若见诸“相”非“相”,则见真实的市场。

 

只有明了透彻了这点,才能接近市场的客观,才可能持续稳定的盈利。

 

我只能说,当我完成一笔交易,回过头来看,刚才是震荡市。但我绝不能根据从刚才到现在是震荡市,就判断从现在起到未来某一刻就是震荡市。

 

如果我预测现在正处于震荡市,那我就会高抛低吸,从而我期望市场能维持震荡,相应的就会有了恐惧,如果忽然从这一刻变成单边怎么办。人一旦有了期望与恐惧,就容易脱离真实,因为客观现实发展跟人的期望没什么关系。

 

那么,我对市场的态度究竟是怎么样——就是舍弃对市场的期望,没有期望也就没有恐惧,市场怎么样,就任它怎么样,它震荡就震荡,它趋势就趋势,不承载任何期望,它客观上就那么运行着,而我们跟着它走就行了,用一句被经常提到的话说:与市场共舞。

 

大多数指标之所以不准,或者准而不赚,就是因为设计指标的人强行把市场分为震荡与趋势,使之归类于自己的范式。于是靠趋势赚钱的指标,震荡时就反复止损,靠震荡高抛低吸的指标,趋势时就一单赔死,鱼与熊掌不可兼得。想要在适当的时机采用适当的方法,就要提前弄清现在到底是震荡还是趋势。可是我们本来就不能知道未来是震荡还是趋势,不论我们自认为有何依据,客观上猜对的几率永远是一半一半,所以此类指标在市场中的表现最多是赚赔相抵,这本身也是个无效循环。


欲与市场共舞,只需做到一点——活在当下。

 

录像带左面倒带轮上的磁带是过去,右面倒带轮上的磁带是未来,而磁头永远处于现在,录的也是每时每刻的现在,而不是过去或未来。

 

一切把重点放在关注过去与未来的心念,都会导致失败,只有把心住于当下,才有可能接触真正的现实。

 

同理,如何使鱼与熊掌能够兼得?因为“鱼与熊掌不可兼得”是人所“立”的逻辑,也就是人为规定震荡与趋势,所以唯一的方法就是“破”了鱼与熊掌的相状,跳出这个层面,回到当下,无所谓兼得不兼得,只要不去“立”这个知见障,那么厨师做鱼就吃鱼,做熊掌就吃熊掌,当下有什么吃什么,都是好吃的,与厨师共舞,何乐不为。


承认市场的客观,不妄想,不分别。如果能与市场保持协调而非与之进行斗争,市场其实就是自由。


那么,凡是依据震荡与趋势判断市场的人,是不是就应该遭到批判?绝非如此。这样想的人其实落入了另一种窠臼——执着于“非相”——这与执着于“相”并没有本质差别,换汤不换药,只不过是另一种隐藏得更深的范式罢了。


那我们到底该如何?最重要的是意识到范式的存在,虽然不能彻底解决它,但能主动反观它,而不是一上来就所见即所得的“看山是山,看水是水”;明了震荡与趋势是我们为了认知市场所搭建出来的桥梁,施设的中间产物,而非客观市场本身;我们依然可以应用震荡与趋势的方法,“看山还是山,看水还是水”,但此时它已不是一种范式,同样的形式,本质已截然不同了。


(0)
为卖思
  • 0
  • 打开微信"扫一扫",

    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

    右上角"分享"按钮

立即评论

请先 登录
立即评论

推荐公司

国投金服
澳大利亚激石
MARKETS.COMCN
环球通金融(香港)有限公司
香港国泰金业有限公司
FXCM
FXNET
为卖思
大家好
噜啦啦

如何区分振荡与趋势——解决问题不如没有问题

为卖思 · 2018-07-10 · 交易

 原作者:孤独求帅 

注:本文部分内容引用自《证券混沌操作法》(比尔・威廉姆  著)


人总是选择性的相信自己愿意相信的。

 

在这里介绍一个概念——范式。其意思为“思考世界的模式,共同认定并以为正确的假设”。

 

范式是感知世界的方法,如同水对于鱼类。《庄子》曰:“夏虫不可以语冰。”夏天的虫子的“范式”只有夏天,夏初出生,夏末死去,它永远不能知道,准确的说是不能想象什么是冬天的冰雪,它的思维意识里没有除了“夏”以外的东西。

 

因此,范式是我们观察世界的一片滤镜。我们无法直接观察世界的真正现实,我们永远是透过范式的滤镜来观察世界。例如我说,“有个漂亮的女孩由窗口走过”,我说的并不是有关那位女孩具备的客观事实,我是在说明我的审美标准。

 

范式决定了我们所认知的“相状”,以及我们对于世界的假设。我们只会关注范式所假设出来的东西,而不会思考这些假设本身,因为我们就是根据这些假设来思考

 

在范式下,一切所见、所识、所想均被视为无条件的理所应当。好比说算数的法则之所以正确,这是因为我们定义它们为正确,然后我们将它们视为“真理”。十进制的范式下一加一等于二,二进制的范式下一加一等于十。我们所采用的范式决定我们会得到什么结果

 

不幸的是,范式有千万种,但真实的现实只有一个,这就导致几乎所有的范式都不能反映客观的情况。最可怕的是,我们的心智架构将自然而偏颇的引导我们,让我们仅看见符合我们个人范式的部分世界——即“人总是相信自己愿意相信的”,取决于心理意愿,而非客观。比如任何证券交易的普及指南告诉你的都正是你想听到的,这就是那些指南之所以普及的原因。

 

每当我们遇到新的信息,我们几乎总会将新信息纳入旧有的分类之中。这似乎是很自然的选择,即将某种新的事物与我们所习惯的某个事物联系起来。我们试图“组织”这种新的信息,以便赋予它熟悉的意义。熟悉性会让我们感到风险较小,而且更加容易预测;我们会感觉我们具有某种控制能力,而且我们能控制的越多,我们感受的恐惧就越少。我们强制性的将新的输入信息进行组织以抵御恐惧。

 

正因如此,真理的内容不是被视为不合时宜而被滤掉,就是受到扭曲以适应我们以前的观念

 

所以我反对震荡与趋势论,我发觉我们正在被“认为市场分为震荡与趋势”的范式蒙蔽。

 

市场就是市场本身,不是震荡的市场,也不是趋势的市场,市场的本性就是它自己而已,再无其他。无所谓震荡,无所谓趋势,震荡与趋势只是描述人心中以为的市场的样子罢了,只是人所看见的“相状”,市场可以被描述成这样,可以被描述成那样,但这并不反映真实。市场其实就是客观的运行在那里。

 

绝大多数人偏偏迷信的使市场附着于自己心中的相状,从而脱离客观,违背自然法则,遭受惩罚。市场本身不附着于任何的“相”,故不要将相状和事实混淆起来,否则就像放着好菜不吃而去吃菜单一样。若见诸“相”非“相”,则见真实的市场。

 

只有明了透彻了这点,才能接近市场的客观,才可能持续稳定的盈利。

 

我只能说,当我完成一笔交易,回过头来看,刚才是震荡市。但我绝不能根据从刚才到现在是震荡市,就判断从现在起到未来某一刻就是震荡市。

 

如果我预测现在正处于震荡市,那我就会高抛低吸,从而我期望市场能维持震荡,相应的就会有了恐惧,如果忽然从这一刻变成单边怎么办。人一旦有了期望与恐惧,就容易脱离真实,因为客观现实发展跟人的期望没什么关系。

 

那么,我对市场的态度究竟是怎么样——就是舍弃对市场的期望,没有期望也就没有恐惧,市场怎么样,就任它怎么样,它震荡就震荡,它趋势就趋势,不承载任何期望,它客观上就那么运行着,而我们跟着它走就行了,用一句被经常提到的话说:与市场共舞。

 

大多数指标之所以不准,或者准而不赚,就是因为设计指标的人强行把市场分为震荡与趋势,使之归类于自己的范式。于是靠趋势赚钱的指标,震荡时就反复止损,靠震荡高抛低吸的指标,趋势时就一单赔死,鱼与熊掌不可兼得。想要在适当的时机采用适当的方法,就要提前弄清现在到底是震荡还是趋势。可是我们本来就不能知道未来是震荡还是趋势,不论我们自认为有何依据,客观上猜对的几率永远是一半一半,所以此类指标在市场中的表现最多是赚赔相抵,这本身也是个无效循环。


欲与市场共舞,只需做到一点——活在当下。

 

录像带左面倒带轮上的磁带是过去,右面倒带轮上的磁带是未来,而磁头永远处于现在,录的也是每时每刻的现在,而不是过去或未来。

 

一切把重点放在关注过去与未来的心念,都会导致失败,只有把心住于当下,才有可能接触真正的现实。

 

同理,如何使鱼与熊掌能够兼得?因为“鱼与熊掌不可兼得”是人所“立”的逻辑,也就是人为规定震荡与趋势,所以唯一的方法就是“破”了鱼与熊掌的相状,跳出这个层面,回到当下,无所谓兼得不兼得,只要不去“立”这个知见障,那么厨师做鱼就吃鱼,做熊掌就吃熊掌,当下有什么吃什么,都是好吃的,与厨师共舞,何乐不为。


承认市场的客观,不妄想,不分别。如果能与市场保持协调而非与之进行斗争,市场其实就是自由。


那么,凡是依据震荡与趋势判断市场的人,是不是就应该遭到批判?绝非如此。这样想的人其实落入了另一种窠臼——执着于“非相”——这与执着于“相”并没有本质差别,换汤不换药,只不过是另一种隐藏得更深的范式罢了。


那我们到底该如何?最重要的是意识到范式的存在,虽然不能彻底解决它,但能主动反观它,而不是一上来就所见即所得的“看山是山,看水是水”;明了震荡与趋势是我们为了认知市场所搭建出来的桥梁,施设的中间产物,而非客观市场本身;我们依然可以应用震荡与趋势的方法,“看山还是山,看水还是水”,但此时它已不是一种范式,同样的形式,本质已截然不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