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G调查:2018外汇调查——银行回归根本(上)

wd · 2018-07-09 · 百科

QQ图片20180709135919.png

波动性处于峰值,行为问题也有机会成为过去,对于全球外汇来说,这可能是个转折点,但是面临一系列的挑战,很多做市商正在回归核心竞争力。

在全球最大的外汇银行之一——位于金丝雀码头的摩天大楼里,传统和惯例的感觉开始于一楼的登记和安保流程。在6层的一间缺少空气的会议室里,高级外汇交易员正在对其业务高谈阔论。

他们说,一切都是关于创新、客户服务和有效的业务模式,但是最近几年丑闻缠身的阴影问题太过复杂,因此人们刻意回避。往西几英里,在伦敦时髦的国王十字区,新创做市商XTX Markets热衷于显示其时尚的新办公场所。

从与实物等大的阿波罗11号着陆仓,到其通风的交易大厅以及令人眼花缭乱的名品家具,这个现代办公室里的一切都表明,这家公司想要尽可能的远离令人厌倦的旧的银行世界。

这些改造外汇行业的真正的断层线是在2018年划下的吗?随着进入一个新时代,寻求将汇率操纵丑闻和补救措施交付给历史,现在全球外汇行业的局面是,勇敢的科技驱动的新秀与传统的缺乏资金的银行对市场份额的争夺。

XTX联席首席执行官Zar Amrolia说,实际情况比这更微妙。可以在广泛的货币、产品和地域上提供流动性的银行和非银行的数量正在萎缩。一些曾威胁要颠覆现状的非银行流动性提供商已经雄心不再,而众多银行业回归核心竞争力。

Amrolia说:“银行和非银行之间的区别是表面化的。有的银行提供有价值的流动性,而有的银行不能,就像有的非银行不能承受风险,而有的非银行能够一样。我们认为,速度驱动的业务模式将被证明是不可持续的,因为这需要高额的技术投资,而不是我们在创建测试能力和承受风险能力方面所做的。”

银行也将欣然承认,要成为一个拥有主要市场份额的外汇场所,但却华而不实,这已经变得更加困难。监管负担加大、执行风险、透明度提升、资本实力缩水,这些都给银行带来压力,从而使在所有货币、产品和地区做市的全服务外汇场所的数量减少。

汇丰银行全球外汇和商品业务负责人Frederic Boillereau说:“收入,而不是交易量,已经集中在顶级银行。利润空间已经被压缩,价格更加透明,经营大型外汇业务越来越具有挑战性。你必须有巨大的交易量才能取得高额收入,同时还要确保为任何地区的客户提供一致和有效的服务。”

对于没有足够资本来维持全面外汇业务的银行,他们已经逐渐回归核心竞争力。原来专注于特定领域——例如,特定货币、地区和客户类型——的银行,现在正在将精力集中在某一特定区域,而其他银行可能寻求开拓新的利基市场。

德意志银行的外汇业务联席主管Russell Lascala说:“除了前十,区域性银行正在专注于本地市场,做擅长的业务。德意志银行的焦点仍是质量,而不是数量,确保我们通过电子化交易和衍生品方面的优势,来为客户增加价值。”

明确的专长

当然,对于外汇行业来说,做市商的整合可能并非坏事。这可能会使银行能够从外汇特许经营权中获取的利润有所下降,但是不一定减少流动性的总体深度或报价的质量。尽管买方公司从卖方的竞争中受益,但相对于流动性提供商声称支持所有类型的报价流的外汇行业,他们可能更容易驾驭一个流动性提供商已经明确专长的外汇行业。

然而更广泛地说,外汇行业仍在努力摆脱近期的挑战带来的负担。经过多年的危机、丑闻、监管和补救后,2018年似乎是一个转折点。外汇全球行为准则现在已经实施一年了,卖方已经广泛采用,而调整后的金融工具市场法规(Mifid II)也终于实施,结束了关于行为和监管的紧张工作。

但是,尽管出现了一些更有力的价格变动,并且年初波动性上升,外汇行业尚未走出困境。针对汇率操纵的处罚仍在继续——1月份,汇丰银行同意支付1.015亿美元,就美国司法部调查达成和解,4月份,前首席交易员Mark Johnson在美国被捕,被判犯欺诈罪,判处监禁2年。

此类进展已经投下了新的阴影,抑制了正在努力恢复元气的外汇行业的士气。渣打银行外汇现金业务亚洲负责人Geoff Kot说:“将近年来的挑战都抛诸脑后是件好事,但是我们尚未到那一步。Mifid II仍是一个庞大而复杂的监管条例,业内仍在努力实施。行为问题在全球各地的处理方式也各不相同。以历史标准衡量,外汇的实际波动性仍相对较低,这加剧了交易量的下降。”

最近几年,市场交易量呈明显下降的态势,只有大规模的风险事件之后,才会出现零星几天高交易量。据国际清算银行三年一度调查显示,2013年-2016年全球日均交易量从5.36万亿美元降至5.07万亿美元。但是2015年1月瑞郎危机、2016年1月英国退欧公投、2016年11月美国大选之后,交易量达到峰值。

然而在2017年,没有此类重要事件,很多银行都在应对资源缺乏问题,因为他们在为Mifid II做准备。2017年,EBS(现在隶属于NEX Markets)的现货外汇日均交易量降至纪录低点826亿美元,而汤森路透的现货外汇日均交易量从2016年的1000亿美元降至2017年的900亿美元。当然,这些数据并不能代表整个外汇市场,但是却是交易量普遍下降的强烈信号。

巴克莱外汇交易全球负责人James Hassett说:“现在,有很多驱动市场的政治风险,但是从理性上讲,相对于主要对央行政策变动进行跟踪,做交易员更加刺激。现在,新闻时事带来了更多影响,特别是对变得更加特殊的新兴市场货币,但是2018年波动性未能以我们预期的方式实现增长。”

德意志银行监测每日外汇波动性的货币波动性指2015年以来均值长期位于9.5%,但是去年大幅下降,2018年1-4月份均值为7.72%,尽管市场情绪较为乐观。

瑞银集团的外汇、利率和信贷策略开发实验室负责人Chris Purves说:“去年是外汇行业最差的一年之一:交易量低迷,外汇处罚阴影弥漫,Mifid II导致资源巨大消耗。”

但是2018年情况要正常的多:交易量回升、市场信心提高。我没有看到放缓因素。我们可以预期,外汇将继续增长。渣打银行的Kot不太乐观:“我们在股票和信贷市场看到的波动性可能进入外汇市场,但我们我们正处在一个全球稳定增长的世界,货币政策总体上受到关注,并且相同同步。这不会带来投资机会。我们看到的波动性普遍是特殊事件风险带来的。”

英国2019年3月将退出欧盟,日期正在临近,而美国政治仍是不可预期和反复无常的,因此未来几个月一定会出现特殊风险。

但是今年买方活动确实出现增长,部分原因可能是Mifid II后的更大确定性,这可能推高交易量。

花旗的外汇和本地市场全球负责人Nadir Mahmud说:“今年开局良好,因为宏观环境改变,波动性充分回归外汇市场。这意味着我们的客户需要对投资组合进行调整和重新平衡,并且需要进行外汇对冲。他们的首要任务主要是,以具有成本效益性以及人工干预程度最低的透明方式进行交易。”

良好的平衡

对于仍致力于外汇市场的流动性提供商——无论是全球化还是地区性地开展业务——首要任务仍然是:在强劲技术、经验丰富的人员、以及充分考虑市场结构变化的前瞻性策略之间确保良好的平衡。

这意味着继续进行业务投资、聘请最具才能的交易员和销售人员、开发新技术,即使是在成本增长、资产资源缺乏的情况下,也要如此。想要成为最快的定价者的竞争肯定没有以前激烈,但是流动性提供商必须确保技术处于行业前列,才能确保竞争力。

就在几年前,最大型的银行在单交易商平台为基础展开竞争,但是随着Mifid II的实施以及透明度要求的提高,形势向多交易商ECN和整合流动性过渡。因为单交易商平台并未披露交易量,因此无法对过渡进行量化,但即便是银行本身也承认这种情况的发生。

花旗的Mahmud称:“从单交易商平台作为主要执行渠道向多交易商ECN的转变4年前就已经开始了,并且这种形势在不断增强,主要是因为需要证明价格是具有竞争力的。多交易商平台确保低价差,这对客户非常具有吸引力。”

近年来,花旗在Velocity平台上进行了重大投资,不久前,德意志银行的Autobahn 与Velocity和Barx还被认为是未来的平台。Mifid II尚未针对这些单交易商平台敲响丧钟,大多数从业者都认识到,它们在外汇交易领域仍发挥作用,尽管是以更为有限的方式。

德意志银行的Lascala说:“单交易商平台将继续发挥作用,但是随着从语音交易向电子化交易的过渡,我们开到一些客户转向多交易商平台和整合流动性。这并不意味着他们将远离单交易商平台,因其功能和益处仍是客户所需要的。”

(0)
wd
  • 0
  • 打开微信"扫一扫",

    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

    右上角"分享"按钮

立即评论

请先 登录
立即评论

推荐公司

国投金服
澳大利亚激石
MARKETS.COMCN
环球通金融(香港)有限公司
香港国泰金业有限公司
FXCM
FXNET
为卖思
大家好
噜啦啦

FIG调查:2018外汇调查——银行回归根本(上)

wd · 2018-07-09 · 百科

QQ图片20180709135919.png

波动性处于峰值,行为问题也有机会成为过去,对于全球外汇来说,这可能是个转折点,但是面临一系列的挑战,很多做市商正在回归核心竞争力。

在全球最大的外汇银行之一——位于金丝雀码头的摩天大楼里,传统和惯例的感觉开始于一楼的登记和安保流程。在6层的一间缺少空气的会议室里,高级外汇交易员正在对其业务高谈阔论。

他们说,一切都是关于创新、客户服务和有效的业务模式,但是最近几年丑闻缠身的阴影问题太过复杂,因此人们刻意回避。往西几英里,在伦敦时髦的国王十字区,新创做市商XTX Markets热衷于显示其时尚的新办公场所。

从与实物等大的阿波罗11号着陆仓,到其通风的交易大厅以及令人眼花缭乱的名品家具,这个现代办公室里的一切都表明,这家公司想要尽可能的远离令人厌倦的旧的银行世界。

这些改造外汇行业的真正的断层线是在2018年划下的吗?随着进入一个新时代,寻求将汇率操纵丑闻和补救措施交付给历史,现在全球外汇行业的局面是,勇敢的科技驱动的新秀与传统的缺乏资金的银行对市场份额的争夺。

XTX联席首席执行官Zar Amrolia说,实际情况比这更微妙。可以在广泛的货币、产品和地域上提供流动性的银行和非银行的数量正在萎缩。一些曾威胁要颠覆现状的非银行流动性提供商已经雄心不再,而众多银行业回归核心竞争力。

Amrolia说:“银行和非银行之间的区别是表面化的。有的银行提供有价值的流动性,而有的银行不能,就像有的非银行不能承受风险,而有的非银行能够一样。我们认为,速度驱动的业务模式将被证明是不可持续的,因为这需要高额的技术投资,而不是我们在创建测试能力和承受风险能力方面所做的。”

银行也将欣然承认,要成为一个拥有主要市场份额的外汇场所,但却华而不实,这已经变得更加困难。监管负担加大、执行风险、透明度提升、资本实力缩水,这些都给银行带来压力,从而使在所有货币、产品和地区做市的全服务外汇场所的数量减少。

汇丰银行全球外汇和商品业务负责人Frederic Boillereau说:“收入,而不是交易量,已经集中在顶级银行。利润空间已经被压缩,价格更加透明,经营大型外汇业务越来越具有挑战性。你必须有巨大的交易量才能取得高额收入,同时还要确保为任何地区的客户提供一致和有效的服务。”

对于没有足够资本来维持全面外汇业务的银行,他们已经逐渐回归核心竞争力。原来专注于特定领域——例如,特定货币、地区和客户类型——的银行,现在正在将精力集中在某一特定区域,而其他银行可能寻求开拓新的利基市场。

德意志银行的外汇业务联席主管Russell Lascala说:“除了前十,区域性银行正在专注于本地市场,做擅长的业务。德意志银行的焦点仍是质量,而不是数量,确保我们通过电子化交易和衍生品方面的优势,来为客户增加价值。”

明确的专长

当然,对于外汇行业来说,做市商的整合可能并非坏事。这可能会使银行能够从外汇特许经营权中获取的利润有所下降,但是不一定减少流动性的总体深度或报价的质量。尽管买方公司从卖方的竞争中受益,但相对于流动性提供商声称支持所有类型的报价流的外汇行业,他们可能更容易驾驭一个流动性提供商已经明确专长的外汇行业。

然而更广泛地说,外汇行业仍在努力摆脱近期的挑战带来的负担。经过多年的危机、丑闻、监管和补救后,2018年似乎是一个转折点。外汇全球行为准则现在已经实施一年了,卖方已经广泛采用,而调整后的金融工具市场法规(Mifid II)也终于实施,结束了关于行为和监管的紧张工作。

但是,尽管出现了一些更有力的价格变动,并且年初波动性上升,外汇行业尚未走出困境。针对汇率操纵的处罚仍在继续——1月份,汇丰银行同意支付1.015亿美元,就美国司法部调查达成和解,4月份,前首席交易员Mark Johnson在美国被捕,被判犯欺诈罪,判处监禁2年。

此类进展已经投下了新的阴影,抑制了正在努力恢复元气的外汇行业的士气。渣打银行外汇现金业务亚洲负责人Geoff Kot说:“将近年来的挑战都抛诸脑后是件好事,但是我们尚未到那一步。Mifid II仍是一个庞大而复杂的监管条例,业内仍在努力实施。行为问题在全球各地的处理方式也各不相同。以历史标准衡量,外汇的实际波动性仍相对较低,这加剧了交易量的下降。”

最近几年,市场交易量呈明显下降的态势,只有大规模的风险事件之后,才会出现零星几天高交易量。据国际清算银行三年一度调查显示,2013年-2016年全球日均交易量从5.36万亿美元降至5.07万亿美元。但是2015年1月瑞郎危机、2016年1月英国退欧公投、2016年11月美国大选之后,交易量达到峰值。

然而在2017年,没有此类重要事件,很多银行都在应对资源缺乏问题,因为他们在为Mifid II做准备。2017年,EBS(现在隶属于NEX Markets)的现货外汇日均交易量降至纪录低点826亿美元,而汤森路透的现货外汇日均交易量从2016年的1000亿美元降至2017年的900亿美元。当然,这些数据并不能代表整个外汇市场,但是却是交易量普遍下降的强烈信号。

巴克莱外汇交易全球负责人James Hassett说:“现在,有很多驱动市场的政治风险,但是从理性上讲,相对于主要对央行政策变动进行跟踪,做交易员更加刺激。现在,新闻时事带来了更多影响,特别是对变得更加特殊的新兴市场货币,但是2018年波动性未能以我们预期的方式实现增长。”

德意志银行监测每日外汇波动性的货币波动性指2015年以来均值长期位于9.5%,但是去年大幅下降,2018年1-4月份均值为7.72%,尽管市场情绪较为乐观。

瑞银集团的外汇、利率和信贷策略开发实验室负责人Chris Purves说:“去年是外汇行业最差的一年之一:交易量低迷,外汇处罚阴影弥漫,Mifid II导致资源巨大消耗。”

但是2018年情况要正常的多:交易量回升、市场信心提高。我没有看到放缓因素。我们可以预期,外汇将继续增长。渣打银行的Kot不太乐观:“我们在股票和信贷市场看到的波动性可能进入外汇市场,但我们我们正处在一个全球稳定增长的世界,货币政策总体上受到关注,并且相同同步。这不会带来投资机会。我们看到的波动性普遍是特殊事件风险带来的。”

英国2019年3月将退出欧盟,日期正在临近,而美国政治仍是不可预期和反复无常的,因此未来几个月一定会出现特殊风险。

但是今年买方活动确实出现增长,部分原因可能是Mifid II后的更大确定性,这可能推高交易量。

花旗的外汇和本地市场全球负责人Nadir Mahmud说:“今年开局良好,因为宏观环境改变,波动性充分回归外汇市场。这意味着我们的客户需要对投资组合进行调整和重新平衡,并且需要进行外汇对冲。他们的首要任务主要是,以具有成本效益性以及人工干预程度最低的透明方式进行交易。”

良好的平衡

对于仍致力于外汇市场的流动性提供商——无论是全球化还是地区性地开展业务——首要任务仍然是:在强劲技术、经验丰富的人员、以及充分考虑市场结构变化的前瞻性策略之间确保良好的平衡。

这意味着继续进行业务投资、聘请最具才能的交易员和销售人员、开发新技术,即使是在成本增长、资产资源缺乏的情况下,也要如此。想要成为最快的定价者的竞争肯定没有以前激烈,但是流动性提供商必须确保技术处于行业前列,才能确保竞争力。

就在几年前,最大型的银行在单交易商平台为基础展开竞争,但是随着Mifid II的实施以及透明度要求的提高,形势向多交易商ECN和整合流动性过渡。因为单交易商平台并未披露交易量,因此无法对过渡进行量化,但即便是银行本身也承认这种情况的发生。

花旗的Mahmud称:“从单交易商平台作为主要执行渠道向多交易商ECN的转变4年前就已经开始了,并且这种形势在不断增强,主要是因为需要证明价格是具有竞争力的。多交易商平台确保低价差,这对客户非常具有吸引力。”

近年来,花旗在Velocity平台上进行了重大投资,不久前,德意志银行的Autobahn 与Velocity和Barx还被认为是未来的平台。Mifid II尚未针对这些单交易商平台敲响丧钟,大多数从业者都认识到,它们在外汇交易领域仍发挥作用,尽管是以更为有限的方式。

德意志银行的Lascala说:“单交易商平台将继续发挥作用,但是随着从语音交易向电子化交易的过渡,我们开到一些客户转向多交易商平台和整合流动性。这并不意味着他们将远离单交易商平台,因其功能和益处仍是客户所需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