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G观点:为什么对一名外汇银行从业者的定罪对所有市场参与者有重大影响(下)

wd · 2018-07-05 · 百科

1530600096958468.png

遗憾的是,所有这些详细的论证都是徒劳的。公诉人引导陪审团“相信直觉”,除了一人,其他陪审团成员都做出了有罪判决。这令我感到失望和沮丧,但是并不令我感到意外。在美国,联邦定罪率仅低于100%几个百分点。从统计学上来看,无罪判决几率不大。

几周前,Mark Johnson被判处两年监禁。不可否认,这低于“政府”(即检方)想要的最少七年,但是对于一个我认为是无辜的人来说,这是一个可怕的打击。

上诉

但是现在提出了上诉。任何上诉的焦点都不是事实。陪审团已经在其有罪判决中对事实进行考虑。相反,上述着眼于此案背后的法律理论。如果这些理论被错误地应用,那么最初的判决可以被推翻,至少是可以进行新的审判。

在控方方面,有两个法律理论作为依据:“支配权理论”和“滥用理论”。上诉称,两个理论都存在弱点。如果最初的判决成立,那么对金融行业有着深远的影响,特别是在滥用理论的应用方面。

首先是控制权,政府使用这一理论是因为,他们需要显示有意对凯恩能源造成实质性伤害(没有这些,就没有电信欺诈)。

因此,他们声称凯恩能源财产受到侵害,这意味着“控制资产使用的权利”,因为凯恩能源并不知道汇丰银行将要在定盘价之前交易,或要“炒高”价格。

政府声称,如果汇丰银行知道,那么他们可能会选择其他银行进行该笔交易,或选择完全风险转移的方式(尽管这意味着更高的费用)。

预先交易的问题也是滥用理论的焦点,声称“当一个人为证券交易目滥用机密信息,违反对信息来源负有的义务,他就违反了[证券法]。”

这一理论通常被用于股票内幕交易案件,从来未用于外汇交易。要使这一理论发挥作用,必须确保两点:第一是双方之间必须存在信托关系,第二是在提供信息的使用方面存在欺诈。

通过外部各方向上诉法庭传达其忧虑情绪的“非当事人意见陈述”,市场应在上诉过程中表达其不安。

控方人员充分利用了这样一个事实:汇丰银行雇员在多次电话中表示,将为凯恩能源做好这笔交易,在精美的销售PPT中,有一句话说,汇丰银行愿意以凯恩能源的最大利益行事。

但与此相反,有一个毋庸置疑的事实:外汇市场是以买卖双方直接交易为基础运行,这是理所当然的,除非有一系列复杂的谈判来确定信托关系。过去,我曾做过受托人,这并非是能够轻松或偶然实现的,必须设定大量的参数:协议的范围、交易的监督、以及费用,而这些在此案中均为提及。

凯恩能源也并非生活在(英镑美元)丛林中的天真孩童。他们一直都是一家大型跨国公司,咨询商是罗斯柴尔德,其业务是石油(以美元计价),总部位于英国(货币为英镑),在英镑美元市场中,如果这样一家公司不是成熟的对手方,那么还有哪家公司是呢?

比这一切更重要的是,凯恩能源和汇丰银行之间的关系在国际掉期和衍生品协会协议中进行了合法、合理的规定,清楚地说明:在此次交易中,汇丰银行并不作为凯恩能源的受托人,也不作为其咨询商。

国际掉期和衍生品协会协议是全球金融市场法律框架中的一部分。对于确定对手方在正常情况下和在违约等紧张时期的互相作用方式,国际掉期和衍生品协会协议至关重要。

在某种程度上,如果一项法律裁决的基础是假定国际掉期和衍生品协会协议基本文件可以被从投标书中随意挑选的几个词所践踏,那么这是极其危险的。

仅出于这个原因,金融行业应对Mark Johnson上诉的结果予以关注。不仅如此,在我看来,金融业应该通过外部各方向上诉法庭传达其忧虑情绪的“非当事人意见陈述”,在上诉期间表达自己的不安情绪。

但是,控方的滥用理论的弱点不仅仅在于信托关系的受质疑的假设。

还有欺诈的问题。我认为,在典型的内幕交易案件中,欺诈是常见的,但是关于凯恩能源的保密信息使用目的,并没有任何欺诈,双方对此都非常了解。

首先,凯恩能源及其顾问仅依靠暗示也必定会明白这一点。如果汇丰银行并未计划在定盘价之前交易,那么他们为什么需要提前两个小时通知呢?为什么所有其他提议定盘价交易的银行也都要求提前通知呢?如果汇丰银行并不计划在定盘价之前进行交易,以比定盘价更好的价格执行对冲,那么在没有任何费用和买卖加成的情况下,他们如何盈利呢?

但是,我们无需依靠暗示:Mark Johnson通过其咨询商告诉凯恩能源,他计划在定盘价之前买入,凯恩能源甚至询问他是否会共享利润。在信息的使用目的方面,并无任何欺诈。支配权理论和滥用理论土崩瓦解。

你可以自问:如果Mark Johnson已经透露他将这么做,那么为什么他会认为在定盘价前进行交易是违法预先交易呢?

因此,谁应该关心这个看起来模糊不清的法律事件呢?首先,是外汇行业从业者。如果你花费了几年时间等来了外汇全球行为准则,准则明确规定在定盘价之前交易是被允许的,而这种行为被暗示为犯罪,这必定是令人不安的。规则到底是什么?

但是归根结底,不是令金融专业人士(这其中非常可能包括你)感到不安的政府的理论的各个组成部分。 

你应该关注的是,整体效应违反了正当程序。如果事先明确了违法行为,那么对违法行为判处有罪非常好。但本案并非如此。

自问:如果Mark Johnson已经披露他将在定盘价之前交易,那么他怎么会认为这是违法的预先交易?当没有任何信托关系因素存在时,他怎么会认为自己是受托人?

在潜在客户交易几天前的一笔小额的欧元英镑交易,怎么可能是预先交易?最重要的是,Mark Johnson和汇丰银行应该采取什么样的不同方式来执行交易,才能令政府满意?

在这方面,控方根本没有任何明确的回答。

在审判中,当被问及可以采取什么不同方式时,政府的这名专家无法明确回答。在试图阐述其要求判处多年监禁的正当性时,政府自己也表示应该在更早买入更多英镑,而不是在定盘价附近。这与在审判期间政府对预先交易的诋毁形成鲜明对比。他们到底想怎么样,到底是否预先交易?

总的来说,我们并未找到明确的替代方案,而是陷入了摇摆不定的混乱中。

因此,在本案中使用滥用理论有效地造成了事后违法。这就好像是多年来,你以自己认为合理的速度沿着一条路开车,但是后来被控超速,因为回想起来,最高时速已经确定为20公里。

这样的起诉让你感觉非常不舒服。尤其是现在你正在做一些合理的事情,但将来可能会因此而被武断地被认定为违法。可能只有当警察在机场将手放在你的肩膀上,你才能发现自己犯罪。

你可能不认识Mark Johnson,但是要知道,下次就不是他了,可能是你的朋友或同事,可能是你的家人,可能是你自己,你的人生可能因此被毁了。

正如一首古诗所说:

不要问丧钟为谁而鸣

它为你而鸣

因此,无论你在哪工作,你做什么工作,你都应关注Mark Johnson上诉是否成功。


(0)
wd
  • 0
  • 打开微信"扫一扫",

    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

    右上角"分享"按钮

立即评论

请先 登录
立即评论

推荐公司

国投金服
澳大利亚激石
MARKETS.COMCN
环球通金融(香港)有限公司
香港国泰金业有限公司
FXCM
FXNET
为卖思
大家好
噜啦啦

FIG观点:为什么对一名外汇银行从业者的定罪对所有市场参与者有重大影响(下)

wd · 2018-07-05 · 百科

1530600096958468.png

遗憾的是,所有这些详细的论证都是徒劳的。公诉人引导陪审团“相信直觉”,除了一人,其他陪审团成员都做出了有罪判决。这令我感到失望和沮丧,但是并不令我感到意外。在美国,联邦定罪率仅低于100%几个百分点。从统计学上来看,无罪判决几率不大。

几周前,Mark Johnson被判处两年监禁。不可否认,这低于“政府”(即检方)想要的最少七年,但是对于一个我认为是无辜的人来说,这是一个可怕的打击。

上诉

但是现在提出了上诉。任何上诉的焦点都不是事实。陪审团已经在其有罪判决中对事实进行考虑。相反,上述着眼于此案背后的法律理论。如果这些理论被错误地应用,那么最初的判决可以被推翻,至少是可以进行新的审判。

在控方方面,有两个法律理论作为依据:“支配权理论”和“滥用理论”。上诉称,两个理论都存在弱点。如果最初的判决成立,那么对金融行业有着深远的影响,特别是在滥用理论的应用方面。

首先是控制权,政府使用这一理论是因为,他们需要显示有意对凯恩能源造成实质性伤害(没有这些,就没有电信欺诈)。

因此,他们声称凯恩能源财产受到侵害,这意味着“控制资产使用的权利”,因为凯恩能源并不知道汇丰银行将要在定盘价之前交易,或要“炒高”价格。

政府声称,如果汇丰银行知道,那么他们可能会选择其他银行进行该笔交易,或选择完全风险转移的方式(尽管这意味着更高的费用)。

预先交易的问题也是滥用理论的焦点,声称“当一个人为证券交易目滥用机密信息,违反对信息来源负有的义务,他就违反了[证券法]。”

这一理论通常被用于股票内幕交易案件,从来未用于外汇交易。要使这一理论发挥作用,必须确保两点:第一是双方之间必须存在信托关系,第二是在提供信息的使用方面存在欺诈。

通过外部各方向上诉法庭传达其忧虑情绪的“非当事人意见陈述”,市场应在上诉过程中表达其不安。

控方人员充分利用了这样一个事实:汇丰银行雇员在多次电话中表示,将为凯恩能源做好这笔交易,在精美的销售PPT中,有一句话说,汇丰银行愿意以凯恩能源的最大利益行事。

但与此相反,有一个毋庸置疑的事实:外汇市场是以买卖双方直接交易为基础运行,这是理所当然的,除非有一系列复杂的谈判来确定信托关系。过去,我曾做过受托人,这并非是能够轻松或偶然实现的,必须设定大量的参数:协议的范围、交易的监督、以及费用,而这些在此案中均为提及。

凯恩能源也并非生活在(英镑美元)丛林中的天真孩童。他们一直都是一家大型跨国公司,咨询商是罗斯柴尔德,其业务是石油(以美元计价),总部位于英国(货币为英镑),在英镑美元市场中,如果这样一家公司不是成熟的对手方,那么还有哪家公司是呢?

比这一切更重要的是,凯恩能源和汇丰银行之间的关系在国际掉期和衍生品协会协议中进行了合法、合理的规定,清楚地说明:在此次交易中,汇丰银行并不作为凯恩能源的受托人,也不作为其咨询商。

国际掉期和衍生品协会协议是全球金融市场法律框架中的一部分。对于确定对手方在正常情况下和在违约等紧张时期的互相作用方式,国际掉期和衍生品协会协议至关重要。

在某种程度上,如果一项法律裁决的基础是假定国际掉期和衍生品协会协议基本文件可以被从投标书中随意挑选的几个词所践踏,那么这是极其危险的。

仅出于这个原因,金融行业应对Mark Johnson上诉的结果予以关注。不仅如此,在我看来,金融业应该通过外部各方向上诉法庭传达其忧虑情绪的“非当事人意见陈述”,在上诉期间表达自己的不安情绪。

但是,控方的滥用理论的弱点不仅仅在于信托关系的受质疑的假设。

还有欺诈的问题。我认为,在典型的内幕交易案件中,欺诈是常见的,但是关于凯恩能源的保密信息使用目的,并没有任何欺诈,双方对此都非常了解。

首先,凯恩能源及其顾问仅依靠暗示也必定会明白这一点。如果汇丰银行并未计划在定盘价之前交易,那么他们为什么需要提前两个小时通知呢?为什么所有其他提议定盘价交易的银行也都要求提前通知呢?如果汇丰银行并不计划在定盘价之前进行交易,以比定盘价更好的价格执行对冲,那么在没有任何费用和买卖加成的情况下,他们如何盈利呢?

但是,我们无需依靠暗示:Mark Johnson通过其咨询商告诉凯恩能源,他计划在定盘价之前买入,凯恩能源甚至询问他是否会共享利润。在信息的使用目的方面,并无任何欺诈。支配权理论和滥用理论土崩瓦解。

你可以自问:如果Mark Johnson已经透露他将这么做,那么为什么他会认为在定盘价前进行交易是违法预先交易呢?

因此,谁应该关心这个看起来模糊不清的法律事件呢?首先,是外汇行业从业者。如果你花费了几年时间等来了外汇全球行为准则,准则明确规定在定盘价之前交易是被允许的,而这种行为被暗示为犯罪,这必定是令人不安的。规则到底是什么?

但是归根结底,不是令金融专业人士(这其中非常可能包括你)感到不安的政府的理论的各个组成部分。 

你应该关注的是,整体效应违反了正当程序。如果事先明确了违法行为,那么对违法行为判处有罪非常好。但本案并非如此。

自问:如果Mark Johnson已经披露他将在定盘价之前交易,那么他怎么会认为这是违法的预先交易?当没有任何信托关系因素存在时,他怎么会认为自己是受托人?

在潜在客户交易几天前的一笔小额的欧元英镑交易,怎么可能是预先交易?最重要的是,Mark Johnson和汇丰银行应该采取什么样的不同方式来执行交易,才能令政府满意?

在这方面,控方根本没有任何明确的回答。

在审判中,当被问及可以采取什么不同方式时,政府的这名专家无法明确回答。在试图阐述其要求判处多年监禁的正当性时,政府自己也表示应该在更早买入更多英镑,而不是在定盘价附近。这与在审判期间政府对预先交易的诋毁形成鲜明对比。他们到底想怎么样,到底是否预先交易?

总的来说,我们并未找到明确的替代方案,而是陷入了摇摆不定的混乱中。

因此,在本案中使用滥用理论有效地造成了事后违法。这就好像是多年来,你以自己认为合理的速度沿着一条路开车,但是后来被控超速,因为回想起来,最高时速已经确定为20公里。

这样的起诉让你感觉非常不舒服。尤其是现在你正在做一些合理的事情,但将来可能会因此而被武断地被认定为违法。可能只有当警察在机场将手放在你的肩膀上,你才能发现自己犯罪。

你可能不认识Mark Johnson,但是要知道,下次就不是他了,可能是你的朋友或同事,可能是你的家人,可能是你自己,你的人生可能因此被毁了。

正如一首古诗所说:

不要问丧钟为谁而鸣

它为你而鸣

因此,无论你在哪工作,你做什么工作,你都应关注Mark Johnson上诉是否成功。